在我那個年代傳教時,我們都會走很長一段路去尋找「黃金慕道友」。那時候我常常聽到「傳統摩爾門教徒」這個詞,其實意思就是:你遇到的那個人,穿著白襯衫和打領帶,從來不喝酒或抽菸,慷慨地捐獻給教會,大概有六個孩子,而且大概都是五歲以下。

換句話說,我只想呼籲正義的人悔改。我可不想和那些有菸癮,或那個不願和同居男友結婚的人混在一起,不然就是那個星期天不來教會的慕道友。如果來教會最後都只會待在主教辦公室一小時以上,何必要來聖餐聚會和別人擠位子呢?

但現在我年紀漸長,我發覺我們在聖餐聚會中需要更多這樣的人。想想會堂中坐滿了兩百人,耐心地聽演講,這個畫面可一點都不切實際,且不符現狀。也許救主會選擇和這完全不同的會眾,我覺得祂也不在乎那些我們總是感到大驚小怪的事。

 

刺青不等於壞人

舉例來說,刺青。我們需要更多有刺青的人。我知道大部分的人遇到有刺青的人的時候會想「他能當個多好的長老定額組會長?」但他為什麼不能呢?以前在柴雷罕拉地,搞不好也有個刺青師傅叫做小阿爾瑪,他可能也全身布滿了刺青,他後來也不是好好的嗎?福音有力量改變:我們不再在乎過去發生的事,反而專注在我們今天可以成為的樣子。刺青也不等於壞人。我們對於刺青的態度並不是來自誡命,而是文化。

我的一個朋友身上有個清晰的刺青,她問主教是否應該移除刺青。主教問她為什麼?她接著回答,有些慈助會的姊妹似乎看不過去。主教也有智慧地提出他的忠告:「就讓她們看不下去吧。這個刺青和你現在是什麼樣的人毫無關聯。」我非常的同意他,沒有刺青不代表過去沒有犯過錯,更不需要鄙視有刺青的人。

 

不同顏色的種族參與教會聚會

我們需要更多不同顏色的種族參與教會聚會。其實種族多元在美國聚會場所都常常可以看見,包含西班牙裔及亞裔,和太平洋島國人。與文化多元無關,美國的我們其實更需要黑人,因為我們封閉地只傳播福音給我們熟悉的民族。

傳播福音給非裔美國人並不容易(我曾經在很多黑人的南芝加哥傳教過),其中的一項困難原因就是教會歷史曾限制黑人持有聖職。但我們也沒有傳達福音的美好訊息,讓每一個來到教會的人感到被歡迎。雖然有些人不會這樣,但我們還是必須盡全力和每個人分享福音的訊息。

若說到同性戀者。後期聖徒教會需要更多同性戀者。由於教會對同性婚姻的立場,許多人對這議題心懷芥蒂,甚至在同性族群中,他們也因看法模糊而心懷怨恨。但並非每個人都這樣。我的經驗告訴我,有些同性戀者和教會關係密切,而且想要以更有意義的方式參加教會聚會。我聽教會成員說過:「為什麼同性戀會想當摩爾門成員?」我雖然不知道,但跟那些自以為正義的人想當摩爾門教的原因一樣吧。我們無法決定誰才是神的國度中的一員,神才能決定。而且我們也被教導過,光靠一個人的性向無法讓這個人失去教會中的祝福。

但是,我們的態度卻可以成為同性戀成員和訪客的絆腳石,我們不能為此找藉口。同性戀者有權利在基督的教會中受到好的對待,而不是嫌棄。我們需要摒棄偏見,且要樂意邀請、愛、服務,和向同性戀成員和慕道友伸出友誼的手。

我願意在聖餐聚會時邀請更多不同的人來參加。無論是有煙味、手臂上有針刺痕跡、有酒味,或留大鬍子的人都歡迎他們。

最重要的是,我覺得我們可以有更多仁愛、包容、基督般的愛。基督在世時都和社會邊緣人在一起,那些有心理或生理疾病的、被趕出去的、犯姦淫的,或中邪的。透過歡迎任何在福音中需要幫助、安慰,且豐富的人,我們可以做得更好。

 

這些人也就是所有的人,我們歡迎你們。

 

原始文章由所寫,在mormonhub.com張貼,標題為《Tattoos and Other Things We Could Use More of at Chu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