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成員都是傳教士,做自己就好。

「傳教士姊妹邀請我明天和他們一起分開工作。」我在廚房跟我弟弟和珍妮隨意地說起了最近發生的事。我常常跑到我弟弟的家吃飯。我想他們應該知道我要來,每個星期小孩上床睡覺後,我大概會來個一次,來吃吃東西,提醒他們我的存在,所以如果他們不知道我要來,他們也不意外我出現在這裡。

「他們好像不叫分開工作了。」珍妮接著說,順手把冰箱裡裝滿晚餐剩菜的保鮮盒拿出來。

「那要叫做什麼?」我有點失望以往的用語已經改了。我喜歡「分開工作」這個詞,挺具邏輯性的。

「我不知道,但是你去的話很棒啊!」賽斯邊說邊挖出自己明天午餐要吃的分量,這樣我才不會把他的份吃完。我一點都不介意把他的份吃完。

「對阿,我蠻興奮的,但有點緊張。我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慕道友課程。」

「沒問題的啦,只要做自己……嗯不對。」珍妮說到一半打住。

「應該說,做70%的自己,30%正常人才對。」賽斯很快就附議。「嗯,應該是60-40。」

「只要讓他們慢慢習慣就好了。」珍妮好像在安慰我似的。

「習慣什麼?!」

「你的個性有一點,嗯,你感覺就是…你知道嘛,就微笑有禮貌就好。」我的弟媳人太好了不願意將這說破。

「50-50才對。」賽斯的最後判決,我把冷凍的冰淇淋拿出來,感覺比之前更緊張。

如果說這個建議讓我感到意外,那我就是在說謊。好笑的是,這不是第一次有人叫我不要做自己。我不是個怪人。真的不怪──我和正常人一樣一天吃三餐,也會洗澡刷牙,謝謝。

但我承認我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是那麼圓滑。

當個100%的自己在某些情況下並不是那麼有幫助,像是和傳教士分開工作,或是面試新進員工,第一次約會(尤其是第一次約會)。每一次講話前都得想一想實在很累人。

我聽過別人說「我一開始不太喜歡你,但後發我發現你對每個人都如此,後來就習慣了。」

好吧!

如果做自己才能快樂,那我要如何在這難題中找出平衡點?我不想隱藏自己,也不想說謊,更不想躲在角落裡。我只是常常保持微笑,然後認真思考我要說什麼。所以如果我的微笑看起來有點緊張,並不是因為這個微笑是假的,我只是過度使用我的表情來隱藏自己正在思考的事實,但連傻瓜都看得出來,我的臉藏不住情緒,特別是我的心裡充滿諷刺、不尊敬、不禮貌,還有其他事情,若遇到陌生人而想把自己藏起來是不可能的。

 

令人意外的教導

我和傳教士姊妹站在公寓的外面,她們給我一個擁抱,謝謝我和她們一起分開工作,然後說:「我們今天會分享有關於聖餐的事,準備好分享你的見證──你沒問題的。」

她們的信心好堅強啊!

還好這個慕道友需要的剛好是我這種個性的人。我進到屋子裡時看到整屋的「藝術品」,我還熱情的對這些畫作的筆觸說了我的見解。說真的,這些裸女的畫在屋子每處都看得到,傳教士姊妹就只差沒有不好意思的滿臉通紅了。我修藝術課的那幾年時光終於有了代價,驚訝或厭惡在我臉上完全看不出端倪。

這一次的拜訪中,他的滿口粗話並沒有讓我打退堂鼓,一開始我沒有注意到他的用詞,直到他開始說起李海的夢,我這輩子從來沒聽過有人這樣描述李海的夢。事實上,我不記得李海用過這麼生動的形容詞,讓我印象深刻。

他需要將自己說的話打上馬賽克又如何?我對於他的用字感到輕鬆,因為他用了最自在的語言述說了摩爾門經的故事,我甚至還讓他對我感覺自在。

直到傳教士姊妹在幾週後來我們家吃晚餐時,其中一個傳教士姊妹說,「對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選妳跟我們一起去。我們知道妳一定不會被嚇跑的。」

 

做自己,就能展現個人獨特的才能

姊妹們也是 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這個故事的重點就是:你只要做自己就好。天父賜予我們這麼多特別的才能來有效地教導福音。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和見證可以和他人發生共鳴。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被鼓勵要和別人分享,互相鼓勵,互相幫助:

「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5:16

我是幫助這個人學習福音的最佳人選。在他用不好的語言描述先知的啟示時,我可以讓神的靈繼續存在。身為傳教士的第三個同伴,傳教士的教導的光依舊能夠在充滿衣著暴露的畫廳裡照亮我們。

2015年十月的第185周年,每半年一次的總會大會中,羅素‧納爾遜會長的演講中談到的摩爾門女性們:

「我們都需要各位的想法、見解和靈感…各位姊妹都從神那裡獲得了恩賜,你們有與眾不同的能力和特別的直覺。」

我們獨特的影響力是無法被取代的。「唯有真正歸信、遵守聖約、生活正義的婦女才能逐漸脫穎而出,她們能以 最好 的方式,明顯地有別於世上的其他婦女。」

我的個人特色和魅力就是分享個人見證時我所需要的特質,讓我可以教導我的兒子福音並對天父的計畫有貢獻。如果我把自己隱藏起來,或將自己貶低,那我能如何站在神前說「祢給我十,我又獲得了百」呢?

做你自己,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你的淘氣,與眾不同讓你成為了你自己。別因為你覺得摩爾門成員是什麼樣的人而當了別人。讓別人看到你的不同,而且讓他們因為你的特別而蒙福。

而且,我是37歲的摩爾門成員,不是從猶他州郊區來的19歲傳教士姊妹。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此文章由Megan Ann Steyskal 撰寫,發表於mormonhub.com,標題為《As a Member Missionary, be Yoursel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