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愛情故事不但令人難以置信,而且還成就了不可能。她是一位摩爾門成員,而他是一位天主教徒。當時她已經有了婚約,而他正準備成為一位祭司。蓋瑞‧戈曼二十歲時,他從自己在華盛頓州立大學的公寓窗口望出,當時的他得到一個奇怪的靈感,而這個靈感改變了他的一生。

在窗戶對面的是個美麗的女孩,茱蒂‧英格蘭。她幾個月前才剛搬到學校公寓。蓋瑞和茱蒂交談後,發覺他們倆人的家鄉距離並不遠,開車只需40分鐘。

「我們之間大概有10公尺的距離,當我從我的窗戶望向對面的公寓窗戶時,聖靈說:『這個女孩將會成為你的妻子。』」戈曼長老回憶到。

戈曼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當時正猶豫是否要進入神學院。戈曼對於神職人員的獨身制有所懷疑,他不確定這是否是神為祂的孩子設立的計畫,但他得到的啟示卻令他訝異。「我當時想,自己到底聽到了什麼?這怎麼可能?」戈曼長老回憶著。但他仍舊按照他得到的訊息行動,他問茱蒂願不願意和他一起去散步。

他們兩個很快就發現彼此背景和信仰的不同。蓋瑞生長在虔誠的天主教家庭,而且當選過教區最佳天主教家庭。茱蒂卻有後期聖徒的雙親,但因為附近沒有後期聖徒的教堂,她從小到大都是參加衛理公會的聚會。她才剛開始在福音研究所中學到摩爾門教的信仰,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在聖殿中結婚,有個高榮婚姻。

儘管他們之間有許多不同,蓋瑞和茱蒂成為了朋友,也讓彼此認識了新的宗教信仰。

 

找尋新信仰

「我無法看其他任何教會一眼。這是一項罪惡。」戈曼長老說。「在我的一生中,我的事業,我年輕的時候,認識其他教會一直都是一項罪惡。」雖然蓋瑞想認識茱蒂的宗教信仰,他心中對自己的宗教的衝擊實在太大了。

直到蓋瑞注意到茱蒂的一位返鄉傳教士朋友,他是學校的老師。那堂課是「摩爾門的生死觀點」。蓋瑞站在教室外面,內心因為從小生長的宗教和想要學習福音的渴望而感到煎熬。「我在外徘徊了一陣子,終於進入教室。」戈曼長老說。當時他聽到約翰‧梅森教導了救恩計畫。

蓋瑞記得黑板上畫的圖象,和學習到新事物時的感受。一年後蓋瑞得到一本摩爾門經,「透過這本書帶領人們得到摩羅乃的見證:『當你們蒙得這些時,我勸告你們要奉基督的名求問神』於是我就這麼做了。」戈曼長老回憶著。「我只讀了87節經文和祈禱,就得到我的見證。」

有了這樣的經驗,蓋瑞跑去福音研究所找約翰‧梅森,當時這位老師已成為他的好友。「我說:『我想加入教會。』他說:『不行,你還沒上過課。』我說:『可以,我上過了一堂課。』他說:『不行,你必須得上一系列的課程。』」戈曼長老回憶到。「『好吧,那誰會幫我上課?』『傳教士們』『你可以幫我找他們嗎?因為我想加入教會。』」

茱蒂也記得這個迅速的改變,「有個周末,他來到我教書的斯波坎地區,他說:『我不能再繼續認識這教會了。』他說:『如果我這麼做,我便罪孽深重。』

他離開後的幾天,我接到他的來電,告訴我他正在和傳教士們上課。他在周末時又來斯波坎,當我開門看見他穿著西裝,好像全身在發光。我說:『你什麼時候要接受洗禮?』他說:『三周後。』他真的在三周後受洗,而且再也不留戀過去。」

蓋瑞‧戈曼將自己對於天主教的虔誠信心之火,轉向他的新信仰。

「她當時也有來我的洗禮會。」蓋瑞談到茱蒂。「當時我問她願不願意嫁給我,我現在已經是教會成員了。」她說:「好啊,如果你可以帶我進聖殿的話。」我不知道聖殿是什麼,但我說:『好啊。』所以我們真的就在聖殿結婚了。

 

通知他的家人

「一個堅強的天主教家庭,甚至是教區中的最佳模範家庭,若知道他們的兒子,或兄弟離開了天主教會,他們會深受打擊。」戈曼長老說。「他們很難再接受我或愛我,因為他們害怕我會傷他們的心。」

但這樣的傷害也為戈曼家庭開啟了理解的大門。在他接受洗禮後的36小時,蓋瑞在學校看見他的弟弟。「他看著我問:『你洗禮了?』我說:『對。』『你感覺怎麼樣?』我說:『我感覺很好。』」戈曼長老回憶到。他的弟弟接下來說的話令蓋瑞非常驚訝。「『好吧蓋瑞,你是我哥哥,我知道如果你認為這不是對的事,你就不會接受洗禮。』」這個對話發生後的90天,蓋瑞參加了他弟弟的洗禮會。雖然他的父母仍然是虔誠的天主教徒,但八年後,蓋瑞的妹妹和她的家庭也加入教會

「總得有個人為這樣的過程開個頭,使這個家庭得以受永恆的祝福。」戈曼長老說。「我現在正為上千萬名祖先做聖殿事工和家庭歷史。總得有人成為這家庭的第一人。我就是我們家的第一個人。你可以想像得到,這是一段美好的時光,但我面對的考驗也非常真實。你可以想像一位新歸信的教會成員如何面臨對立的挑戰。別人會給你看反摩爾門文學;他們因為你的選擇而欺負你。這並不容易,我知道。我可以感同身受,所以當我邀請他人也擁有這個經歷時,我知道這是有代價的。」

 

成為總會領袖

他洗禮後幾年,蓋瑞‧戈曼在他的支聯會中被按立為七十員。「在那個時代,每個支聯會都有七十員。七十員在60年代時是教會當地的傳教士。」戈曼長老說。接下來這一年,他被調到華盛頓州傳道部擔任全部時間傳道部會長團。自從他加入教會後,他曾擔任過五個傳道部會長團,其中三次為傳道部會長。(加州亞卡迪亞傳道部──三年;紐約羅徹斯特傳道部──三個月;牙買加──一個月)

「傳道事工是我的生命。」戈曼長老說。他在福音進修班和福音研究所工作的28年是他學習和教導福音的關鍵。

1992年蓋瑞‧戈曼在同一場總會大會和他的好友約翰‧梅森一起被召喚擔任教會的七十員。「自從約瑟‧斯密的時代曾有過施洗者和受洗者在同一場總會大會中一起成為總會領袖,我們是唯一也有這樣情形的兩個人。」戈曼長老說。

傳道事工因他的新召喚而延續。「茱蒂和我曾一起踏上135個傳道旅行。我們熱愛這事工。」戈曼長老說。這些新的傳道經驗都為我們帶來學習的機會。「興格萊會長在1993年四月對我說,那時我才擔任定額組大概七、八個月的時間,他說:『長老,你會說西班牙文嗎?』『會長,我不會。』『那你最好要開始學囉。』我們那時才知道我們接下來傳教19年的10年中,我們會被指派到西班牙語系的地方擔任區域會長團。」戈曼長老回憶著。

 

分享福音

學習西班牙文為戈曼長老開啟更多分享福音的大門,他寫作了6六本分享自己的信仰和歸信者旅程的書,並以英文和西班牙文出版。戈曼長老的書的焦點是「歸信的旅程」,教會成員傳教事工,和福音的喜樂。他最新的一本書「沒錯,摩爾門教是基督教:虔誠的天主教徒發現耶穌基督復興的福音」訴說了戈曼長老自己的靈性旅程,也提供了一些傳道工具,教導人們來到世上的目的,和他們身為神的孩子的神聖使命。

「那些對信仰有見證的人必須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見證。」戈曼長老說。「我做的只是邀請別人來看看我們擁有什麼。」

他獨特的眼光和背景使他在2007年四月的總會大會回答了一個最常見的問題「摩爾門教是基督教嗎?」這篇演講後來成為教會官方的摩爾門訊息,以有力的方式解釋後期聖徒的信仰。

現在戈曼長老是卸任的總會領袖,他仍舊持續地做著他從一加入教會後就開始做的事:分享他熱愛的福音。

「人們問我『現在你的丈夫是卸任的總會領袖,你們都做些什麼?』我會說『我們會做那些我們一直在做的事,幫助別人。』」茱蒂說。「不管是不是教會的人,,或是心存懷疑的教會成員。我們的生命中有許多人,而主也一直讓他們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

戈曼長老和朋友在吃飯時,他跳起來恭喜這位剛走進餐廳的返鄉傳教士,並向他介紹自己。一起進餐的朋友轉向茱蒂說:「他閒不下來;這已深深烙在他的心中了。」茱蒂說:「若說到我丈夫的傳道事工,我也想不到比這個更適合的形容了。」

如果蓋瑞‧戈曼從公寓窗戶看見茱蒂‧英格蘭的那個周日沒有發生,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直到我們結婚後他才和我分享他當天得到的聖靈的提醒──我認為這也很重要──但我認為如果那個啟示沒有出現,我們之間的關係也不會有任何進展。我們也不會踏入彼此的生活。」這是戈曼長老一生中的關鍵時刻。

「我做的一切都來自主將茱蒂‧英格蘭和福音帶入我的生活。」戈曼長老說。「所以我們才有辦法分享我們的婚姻和生活中的福音。這並非我的功勞,主幫助了我們。我知道主幫助了我們,我也知道茱蒂也是這個計劃的一部份,因為如果沒有她,這一切也不會發生。」

 

原始文章由Danielle B. Wagner所寫,在ldsliving.com張貼,標題為《How a Man Preparing to Become a Priest Became a Mormon General Authority
中文©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 English ©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