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事情將是這樣,主神要把那本書和書中的話再交給那沒學問的人;那沒學問的人會說:我沒學問。」──尼腓二書27:19

 

背景知識

尼腓二書27:19中,尼腓預言「因此,事情將是這樣,主神要把那本書和書中的話再交給那沒學問的人;那沒學問的人會說:我沒學問。」這項預言清楚地指出這就是21歲從天使摩羅乃那裡得到金頁片的農夫,約瑟‧斯密

1832年約瑟親手寫到自己「缺乏教育,只知道基本的閱讀、寫作和算數,學識程度僅如此而已。」然而這句話卻夾雜許多拼錯的英文字,更加強調了約瑟僅有的教育程度,由此也看得出來他並非完全識字。

由於約瑟的學校記錄並不完整,所以無法真正推算出他的出席率,學者們估算約瑟曾受過七年的教育,包含約瑟的校外教育。他至少也辛勤地研讀家中的聖經,參加主日學和辯論社,家中曾受過教育的的父母和兄弟姊妹也曾教導他一些。

但無論約瑟就學多久、課後補救教育有多少、學習速度多麼迅速、記憶力多強,或想像力多麼豐富──事實仍舊是:他周遭的人、朋友或敵人,都形容他為沒學問的人。

約瑟的母親記得他「較其他的孩子更無興趣探索書籍。」她說約瑟到了十八歲都未曾讀完過聖經。他的妻子艾瑪在約瑟翻譯的時期曾說:「約瑟無法寫出一封條理分明、用字正確的信;更別說寫出摩爾門經了。」馬丁‧哈里斯相仿地也曾說過約瑟的「寫作很差,他的低等教育也無法讓他寫出什麼筆記。」大衛‧惠特茂以「不識字」「低教育程度的人」「不熟識聖經」形容他。

約瑟只有能力完成基本寫作和閱讀,他的錯誤拼字也顯示出,他不是十九世紀中最有成就的作家。文學學者羅伯‧雷斯對約瑟的評價是:

約瑟在1832年寫的第一異象手寫紀錄,不僅文法錯誤,而且只使用少許的標點符號和寫作結構。雖然這紀錄很誠懇和真實,但卻幾乎沒有文學格式。雖然其中的內容有力動人,但同時寫作能力卻也不成熟且沒有自信。

從約瑟‧斯密自己的話語中、那些真的認識的人和他早期寫作的例子中,我們都可以明顯看得出來他在正式教育上的匱乏,就如同尼腓預言的一樣。無論約瑟發展了任何其他才能,都無法遮蓋住他翻譯摩爾門經時的低等教育程度。

 

目的

雖然許多有名的偉人出身於貧窮和低等教育,約瑟‧斯密卻有非凡的成就。這是為什麼呢?有部份的原因來自他對經文的文學貢獻來自他於發展寫作的前期,而非後期。根據學者雷斯,約瑟‧斯密對於寫作技巧的進步完全與十九世紀時和他同一時代的作家不同。像艾默生、梭羅、霍桑、梅爾維爾,和惠特曼,都曾受過特別的教育或經歷過發展成為作家的過程。雷斯談到在1830年前,「我們對於約瑟‧斯密的思想或寫作毫無概念,他沒有能力寫出像摩爾門經這樣的書,這種內容複雜多元的書。連摩爾門經的評論家都不願承認這樣的事實。

沒有證據不代表沒有發生。若硬要由歷史紀錄下定論地說,約瑟在年輕時就秘密地寫作摩爾門經,肯定會有人發覺他費時研究或寫作。但約瑟的家人卻沒有出現這類可靠的訊息。

而且由於斯密一家的貧困處境,使他家任何可以工作的人都必須長時間不間斷的勞力。(約瑟‧斯密──歷史1:55)雷斯爭論,有人說「約瑟有時間廣泛閱讀、做研究、設計草稿、故事情節、腳色、背景、多元的觀點和不同的修辭形式來寫作500多頁的摩爾門經」簡直無法置信。

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更能理解為何主會透過先知以賽亞預言「奇妙又奇妙的」摩爾門經的來臨。(尼腓二書27:26),並讓這預言實現。

摩爾門經真實的歷史內容,已超越1830年時經驗老到及備受教育的學者的寫作能力。整本書內容比約瑟‧斯密同時代的人能寫出的內容更要複雜精密,甚至超越約瑟‧斯密自己的想像。任何1820年代的人能想出這樣一本書就已令人難以置信,更別說是由像約瑟如此未受教育的人而寫的。除非是藉由神聖的方式,摩爾門經的精密、複雜、真實歷史內容,和靈性力量獨特地向世界顯現。一個如此年輕、未經世事、不學無術的人在1829年4月7日到6月28日這60個工作天內,沒有使用任何輔助筆記和值得一提的草稿,怎能寫出這本書呢?

約瑟‧斯密身為作家的不學無術和弱點只有力地增強這本藉由神聖的方式帶來的書本身的奇蹟。他明顯地缺乏教育也顯示出主如何以簡單微小的事「使聰明人羞愧」。

 

原始文章由所寫,在knowhy.bookofmormoncentral.org張貼,標題為《Why Would God Choose an Uneducated Man to Translate the Book of Mor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