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一個關於楊百翰大學考古學家在克謨拉山丘附近發現一個隱蔽的洞穴,報導中指出他們不止找到一個祭壇和煤煙,也找到一組金頁片,他們推測這頁片與約瑟‧斯密有關聯。這故事引起媒體與許多後期聖徒的興趣。

這只有一個問題:這故事是假的。

很多類似的故事都在網路上流傳。許多類似這新聞裡的故事卻都有個共同點,那就是一張黃金或金屬頁片的圖片。無論一個人對摩爾門教會的觀點如何,他們都不能否認,寫字在片板上是一種很古老的做法。

這些圖片都是古文字在金屬片上實際的圖像。雖然在約瑟‧斯密之前沒有任何寫在金屬片上的古文字被發現,自從摩爾門經出版以來,在金屬片上寫字的古老的做法已經受到考古學家反覆驗證。

 

真正的克謨拉頁片

對於摩爾門成員來說,我們教會的歷史非常特別。尤其涉及到金頁片時,世人覺得我們的宗教是具爭議性的。

我們相信約瑟‧斯密在天使摩羅乃的指導下,在紐約上州挖掘出那些頁片。那些頁片記錄了古代移民到美洲的中東人。我們對那些頁片的知識,僅僅是透過被主所允許的少數見過頁片的人。

  • 頁片有金的外觀
  • 頁片大概40-60磅(約20-30公斤)
  • 頁片被三個銀環綁在一起
  • 頁片有8英寸長,7英寸寬
  • 頁片非常薄,當用手指翻頁時有沙沙的聲音
  • 書有一半被封起來了,像木頭一樣結實

11位男見證人為了保護頁片,都提供了他們的見證。唯一看到頁片的女性是瑪麗‧惠特茂和艾瑪‧斯密。艾瑪的描述可能是所有人當中最優美的。

「那些頁片像厚紙一樣柔韌,用大拇指翻書的邊緣時會有金屬沙沙的聲音,就好像用大拇指翻書一樣。」
──艾瑪‧斯密

 

來自李海時代的伊特魯裡亞金頁片(Etruscan Gold Plates)

大約70年前,伊特魯裡亞黃金書在保加利亞的一個墳墓裡被發現。這個國家,如同以色列一樣,位於地中海地區。令人吃驚的是,這本書可以追溯到李海離開耶路撒冷的時代,也就是公元前600年,而很有可能是一本被用作祈禱的書。

這是第一本被發現與金頁片描述一致的古籍。它的發現告訴我們幾件事情:

  • 裝訂術大約在公元前600年開始用於該地區。
  • 寫在頁片上是《摩爾門經》文化起源的一部分。
  • 寫在金頁片上是最有可能為了保存神聖的著作。

 

中東的頁片

許多後期聖徒護教學者相信,李海和他的家庭帶著頁片穿越中東的大部分地區,包括沙烏地阿拉伯。

一個最近的宗教考古發現的是70本鍍鉛的書籍,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0年至公元600年。約旦貝都因人在一個洞穴中發現,這個洞穴是耶路撒冷沒落後,曾是基督教難民的家園。

雖然有些人認為這些頁片是一個比死海古卷更大的發現,其合法性尚不清楚。考古學家正在爭論這些書籍是否是偽造的,或者他們是「過去的最重要的宗教『發現』」。

一位楊百翰大學的教授,傑夫·查德威克,說他們可能只是猶太人的中世紀護身符並稱那些頁片是「愚蠢的東西」。其他專家不同意。一些人對這些書中可能有的希伯來文與基督教的緊密聯繫有興趣。如果該聯繫確實存在,那麼它肯定和聲稱有類似聯繫的《摩爾門經》有一些關聯。

「是的,我用父親的語文作紀錄,那包括猶太人的學識和埃及人的語文。」──尼腓

 

中美洲的頁片

多虧了一位考古學家愛德華·湯普森,哈佛大學的皮博迪博物館,擁有的最好的中美洲收藏之一。很少有人知道,這些文物中有來自墨西哥的黃金頁片。其中大部分是由銅金合金制成,有馬雅象形文字和他們的其他符號。

這些頁片沒有受到仔細研究,但可以假定的是,它們就像金頁片一樣不是用於保存紀錄的目的。

有些後期聖徒護教學者認為中美洲和《摩爾門經》之間有很強的聯繫。他們甚至認為,在金頁片上寫作的傳統,代表摩羅乃是一位中美洲的謄寫員。

 

一個美洲印第安人的故事

許多神聖的美洲印第安人的故事都和《摩爾門經》的故事有某種形式的聯繫。

當我在奧克拉荷馬州傳教時,我有機會遇到很多印第安人。他們會告訴我關於近兩百年前他們高曾祖父母被強迫搬到奧克拉荷馬州境內的故事。他們的遷移被稱為「血淚之路」。

曾經有一次我的同伴和我與一對來自克裡克部落的年長美洲印第安夫婦坐在一起。現在,這是眾所周知的,許多美洲印第安人的故事與《摩爾門經》中的故事有關聯,而這個故事將有同樣的證明。

這對夫妻告訴我們一位關於他們部落的印地安先知的歷史故事。他的工作是隨身攜帶和保護兩個刻著他們的埃及像形文字神聖頁片。他是唯一被允許管理這些頁片的人。

為了保護他,他總是有兩名護衛,但遷移的時期對他的人民是一個危險的時期。當他們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時,他擔心頁片的安全,因此把它們埋起來,打算以後返回並取回它們。

有一天,在他們居住的遷移營地,美國軍方故意給了他們感染了天花的毯子。這導致許多人死亡,其中包括那位先知。今天,頁片有可能仍然埋在某處的地下,幾乎被部落,特別是世人遺忘。

 

無需物證

摩爾門經醫治靈魂

不管有多少個頁片從地裡挖出來,不管是不是金的,沒什麼會告訴我們,我們的教會歷史是真實的。沒什麼,除了我們內心的聲音之外說:「這是真實的。」更重要的是刻在我們心裡的見證而不是一組被今天的考古學家發現的《摩爾門經》時代的頁片。

我鼓勵大家去找到自己對約瑟‧斯密和對金頁片的見證。透過虔誠地對《摩爾門經》以及學習約瑟‧斯密歷史,我知道你會得到見證,這見證會鞏固你,讓你去克服這世界的懷疑,並為你留下一個比任何歷史學家、人類學家,或考古學家能給你的更強大的證據。

原始文章:Gold Plates: The Rest of the Story,作者:Hadley Ana Sanche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