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所有圖片來自ldsmag.com)

多馬.孟蓀會長過世後,我們訪談了「救援:多馬.孟蓀的傳記」作家海蒂.斯威頓。她曾請培道.潘會長形容孟蓀會長。潘會長靠向椅背,對著她微笑地回答:「噢,他非常與眾不同。他比其他人還要更像基督,比任何我認識的人都更像基督。」

在這問與答中,我們訪問到幕後的海蒂,看看究竟孟蓀會長如何「與眾不同」。

 

問:在你寫孟蓀會長的傳記時有什麼意外的驚喜?

海蒂:我很訝異孟蓀會長在一對一時的專注。我習慣他在講台上告訴大家他的生活經歷,和他談論救主耶穌基督時真誠的樣子。但當我和他一對一對談時,他也是一樣。在私底下他也是一樣。無論他在哪裡,他都是個正直的人,他一樣投入、一樣令人啟發。對此我很訝異。

他拉了個餐桌椅過來和我坐在一起,像是老朋友般地看著我,好像吃早餐時聊天那樣自然。那時我就很驚訝。

而且在總會大會上認識的孟蓀會長也是這樣。舉例來說,因海爾斯長老生病了一段時間,有幾場總會大會他都沒來。孟蓀會長望向他:「我們很高興海爾斯長老能和我們在一起。」他停頓一會兒後說:「我們愛你,鮑伯。」

我喜愛他總是將每個人帶進他的生活圈裡,無論你是在電視上看著他,還是坐在他的辦公室裡,你都會有一樣的感受。我覺得教會成員對他也有這樣的感受。他們感覺孟蓀會長和他們同一陣線,不是那種「我告訴你該怎麼做,現在就去做好」的人。他是那種「我們可以做得到。我們一起合作。我們可以同心協力,耶穌基督會帶領我們」的人。他的行事風格無論他人在哪裡,都是一樣投入。我沒想到他是如此。我以為會看見某種拘謹的禮節,但卻一點兒都沒看見。

 

問:和他一起工作時還發現了什麼?

海蒂:另一件令我驚訝的事,就是我沒想到他如此仰賴主耶穌基督。(我不應該感到意外,他畢竟是個先知)他坐在他的辦公桌前,望向辦公室牆上的圖片,這張圖片從他還是個22歲的年輕主教時就有的圖片。無論他到哪裡都會帶著它,他說:「遇到我不知道如何解決的問題時,我就會望向這張圖片,然後對自己說:「救主會怎麼做?」然後回答會來臨,我就按照這個回答去做。」

我認為孟蓀會長的領導方式為透過對主的依賴、謙遜、對神的認知和服務為神服務。他總是借鑑耶穌基督,透過描述他個人的經歷,教導我們關於耶穌基督的事,就像耶穌基督以比喻教導一樣。

他的故事中常會有個面臨困難或問題的人,就像血漏的女人或臨死的拿撒勒。他也有相同的故事。我覺得這是因為他完全將自己轉向主,他已成為主裡的人,而我們都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做得到。

我印象深刻的是,無論在什麼場合,他雖然有時很搞笑,但他還是在萬事中保留對主耶穌基督的虔敬。我看見他背負先知的責任,而他也從未將此職責視為理所當然。

 

問:身為教會會長,他肩上的重責大任對他來說有何意義?

孟蓀會長一生回顧

海蒂:有一次我問他:「會長,接受教會會長的責任對你來說最困難的地方是什麼呢?你在第一會長團中服務了22年了。你做過第一會長團所做的一切。你奉獻過建築物、你也主持過會議、你召喚過總會領袖、你召喚過聖殿會長和總會輔助組織人員、你召喚過傳道部會長、你面對過國際議題,現在你是教會會長。這個職位有什麼不同呢?

他停下來看著我,然後說:「非常不同。非常孤獨。」我的心跳似乎停止了。但他很快地接著說:「但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人。主總是在我的左邊和我的右邊。」引用教義和聖約84:88的經文。這也是他最喜歡的經文,但將之引用於此便特別有意義。就是如此。戈登不在了。洪德會長和彭蓀會長也不在了。只有多馬.孟蓀。他理解他的責任帶來的重擔。

 

問:你從他和他人的關係中學到什麼?他是如何工作的?

孟蓀會長一生回顧

海蒂:有一天我問他:「我該怎麼稱呼你呢?」我該叫你會長?還是孟蓀會長?他說:「大部分的人都叫我湯姆。」我說:「我不能叫你湯姆。」

他最後說:「你稱呼我什麼比較自在?」我說:「孟蓀會長。」他說:「那我對這個稱呼也感到自在。」他對自己是誰很輕鬆。他不會擺架子,他一點架子都沒有。他也不會假裝。他是個投入、誠實的人,用他的一生去做對的事。

通常他和別人一起共事時,身為管理者,他毫不猶豫並且堅定不移。他找出所有的選擇,而且他不急於論斷他人,也不魯莽行事,他評估所有的狀況。我記得海爾斯長老曾經告訴我:「他在決定前會做出許多評估,然後為此深思,並和許多人商議。」我認為這反應出他對每個人的謙遜尊敬,他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帶來他需要聽的訊息。

他會輪流詢問房間裡每個人的意見,因為這也是他聆聽和處理資訊的方式。然後他才會做出決定。他對房間裡每一個人的意見都感興趣。這種尊敬和榮耀的感受,使每個人更活躍投入,也表現出每個人都有事工要做,而且主依靠我們每一個人各自分工合作。

我對這些並不訝異,也讓我更了解他。

 

問:孟蓀會長如何成為充滿仁愛和慈愛的人?

孟蓀會長一生回顧

海蒂:另一個使我驚訝的事就是他的早期生活還有他的家庭生活。他生長在小鎮的西邊,他生長在經濟大蕭條時代,他生長在人們一無所有的環境,這些都決定了他的生活態度。

他總是和別人分享他擁有的一切,他犧牲了自己的時間和生活品質,只為使他人有更好的生活。他接納各式各樣的人,他發覺這些人需要在人生旅程中找到喜樂。

他從和他一起生長的人身上發現這一點,他們什麼都沒有。和他一起上學的孩子穿外套去學校是因為他們沒有衣服,他們也因為沒有鞋子而穿橡膠雨鞋。他真正地認識這些人,不是因為他們的衣著,也不是因為他們來自的地方或他們的家世,而是因為他們本身。

你可以在他擔任先知時看見這一點,他對遇見的每個人都有極大的興趣和尊敬,因為他知道每個人都是受到神祝福的寶貴孩子。這些對他來說已經足夠。這些人不需要擁有更多,他們有著極大的價值。你可以看到他的行動由此而來。他不但幫助別人,也鼓勵別人幫助更多人。

孟蓀會長不斷地談到幫助別人、帶他們回歸正途、鼓勵他人,或幫助那些今天過得不好的人。這援助的概念就在我看見他的親力親為後,而在我心中變得完整。救助那些今天過得不好的人,或那些生活困難艱辛的人,特別是那些忘記主有多愛他們的人。

他也會如此和這些人分享。我對此感到非常驚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這樣。

 

問:你如何準備寫作他的傳記?

海蒂:我閱讀他的日記。我們當時在英國傳教時,被指派寫作他的傳記,我並不知道該如何開始。我決定從研讀他的每一個演講開始。孟蓀會長的辦公室寄給我每一個手寫的演講稿。不只是總會大會演講,還有對扶輪社、大學、國際團體,和童子軍的演講。我研讀了全部的演講,疊起來大概好幾十公分高。

當我閱讀這些演講時,我發覺主透過這位先知說話,這也幫助我專注在他身為先知的職責。許多人想要讀一本文化傳記──一本談到他做了什麼、去了哪裡的故事。但我從未以這種角度看待這本傳記,因為我知道他是神的先知。他的一生不是日復一日,而全部都是有關天堂如何開啟,啟示和靈感如何傾注於他。不只有他自己的一生,還有教會所有的成員的生活,他對教會成員、他的家人、同事、朋友,和和他來往的非教會成員都有責任。

他曾在許多喪禮上演講,這些人和他關係親密且他們為非教會成員。我從中學到,他明白自己的根源且從未背棄他的信仰。他來自一個非常有愛心、善良,且慷慨的家庭──雖然沒有特別投入教會──但他從小就被鼓勵要去教會。

他很喜歡他的初級會教師和主日學教師。這些女性在他當主教時成為了寡婦。她們教導他耶穌基督的福音,使他能夠散播愛和福音給所有人。我覺得這才真正顯示出,他的一生都用來幫助他人,他也渴望看到每個人最好的一面。我覺得他只看得到別人最好的一面。他和神的關係親密,所以他也以神的眼光看人。

他看見人們最好的一部份。我很欣賞這一點,而且也想要講述這個故事──不是那個他去了哪裡、做了什麼事的故事。他成為主想要他成為的人,他知道我們也可以做到。無論我們從哪裡來、遭遇什麼困難、面臨什麼挑戰、生活遭遇什麼困境,我們可以成為主要我們成為的人。他曾經也面臨過這些。我想要說的故事和我們每個人的故事一樣。主預備我們去做祂的事工。他希望我們可以轉向祂,祈求祂的指引和忠告,而我們也會服從祂。在這個過程中,聖靈會來到我們心中。就像彭蓀會長說的:「主比我們更能使我們的生活變得豐富。」孟蓀會長對此忠信不移,所以在36歲時他成為了一位使徒。

我們如何能不以虔敬的心講述主耶穌基督的一生和我們的生命呢?

 

問:他認為一生中最關鍵的時刻是哪些?

海蒂:我問他這個問題時他很快地就回答了。他說他還是個年輕主教時,他的支會中有個和叔叔住在一起的男孩打電話給他。這個男孩的叔叔被送到了醫院,他想見主教,並問他可否馬上就來?孟蓀會長說,沒問題,我可以來。

當天晚上他必須參加一個支聯會會議,他想在這之後再去醫院拜訪他。當他坐在台上參加這個支聯會會議時,聖靈提醒他現在就起身去醫院。

他看看四周所有參加會議的人,然後看著正在演講的支聯會會長心想自己能否起身離開。他心想,不,我應該留在這裡,這樣很沒禮貌。所以他留在他的座位上,而會議也持續地進行。下個演講者開始演講,聖靈的提示又來臨:「現在就起身去醫院。」他坐在椅子上向四周張望,他心想:「這場會議一結束我會立刻趕去。」

會議結束後他急忙跑出走廊門口,上車後急速趕到那座老舊的軍人醫院。他跑進醫院,沒有等電梯後就飛奔上樓梯。他是個22歲的年輕主教。那個房間的門口聚集了人群。他在門口停下來和一些人站在一起。有個人對他說:「你一定是孟蓀主教。」

他微笑地說:「我是。」她指著房間裡的人說:「他臨死前正叫著你的名字。」

當我問孟蓀會長他生命中最關鍵的時刻是什麼,他告訴了我這個故事。他說:「聖靈提醒我起身去醫院,而我卻沒有。那個人需要和我談話。」他總是說這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教訓。」他說:「我再也不忽視或延遲聖靈的提醒。當我在會議中聽到神的提醒,我會起身離開。我拿起電話撥號給正需要我的人。我學到當主有事要做時,祂可以找湯姆‧孟蓀,而我會去做。」

他一生中都以此而行。他得到了一個痛苦的教訓。他嚴肅地訴說這個故事,你可以知道這個經驗成為了他的中心,他再也不會讓這件事發生。

 

問:從研讀他的日記你學到關於他的什麼事?

海蒂:當我在讀他的日記時,你不會看到他參加的會議列表,或是他做的所有決定,或他做了什麼重要的事。你會看到他去見了誰或他從誰身上學到什麼。不一定每次都是他向別人伸出援手,他也從他們身上學習。

我很喜歡他對從小長大支會中的一位老人說:「不管我去哪,我都會帶著你。不管我到世界何處演講,我也都會帶著你。」

他也注意到別人對我們的影響,我們可以善用別人對我們的心與靈魂展現的善意。他真的是這麼認為。他的生活不只有時間日期地點。他的一生中無論到哪裡,都想辦法幫助別人。每個去過的地方,他都學到了些什麼,各處都有使他感動的人。他會記得這些人的名字,也會記得他們共有的經驗,他將這些經驗放在心中,帶著這些經驗再出發。

每當我問他哪件事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或是他覺得這件事該如何時,他會看著我幾秒鐘,然後說:「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我發覺他並不是一個因果的人。他因聖靈的力量而去做任何被提醒的事,有時候做這些事時完全看不到成果,但他總是按照聖靈的力量去做主要他做的事。

他完全依靠聖靈的提醒。他時常祈禱、為人著想,也有耐心。他擁有許多美德。而我想傳遞的是,我想讓人們知道他的一生不是因為他是先知而特別,而是因為他選擇讓主利用他去做神的事工,而造就他的不平凡。

 

編輯:他和人們之間的互動好像常常看似無時間限制。我不曉得他在承擔這樣的責任重擔時還能如此,但每當他和別人說話時,他看起來像是擁有全世界的時間。服務在他的優先順序中非常明顯,其他的焦慮和擔憂無法阻撓一切。他是個行走的奇蹟。我無法理解他如何能將他人視為他的重心。他拜訪過的病床和喪禮一定達上千個。

孟蓀會長一生回顧

海蒂:肯定有上千個。因此我們對永恆有些許的了解。我們將時間視為一切,他將時間視為人們。他可以把行程表上的一切和壓力先置之一旁,然後轉向你以全心全意問到:「你今天好嗎?」我不斷不斷地聽到他說這句話,不是因為這句話可以打開話題,而是因為他真的想知道。

當你們談話時,談話的內容會以感覺的方式來到他心中,以此打開話題。那些曾和他談話過的人,都會感覺他們就在一個偉大的人面前。這個偉大來自於他對於人們的專注,投入地訴說一個故事、和經驗做連結,或和他們分享他的經歷,就像和生命中最好的朋友說話一樣。我覺得他是個奇蹟,沒錯,這使我驚奇。

當我們了解一天有幾個小時,一小時有幾分鐘後,我們就可以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他對人生的態度就是這麼簡單。

他也不背負他的包袱,他不會隨身帶著無法擺脫的痛苦和憂傷的重擔。他總是帶著喜悅的面容,和令人喜愛的舉止,而這些行為都來自於他知道贖罪在他的生命中的力量。他對主耶穌基督有完全的信心,他相信主就在我們身邊,祂也會幫助我們。

 

問:有沒有讓你印象深刻的故事?

海蒂:我記得當我坐在他的辦公室時,他看到我的臉上充滿沮喪,因為要寫作這本書實在不容易,而我也做不到。我當時一句話都沒說,但是當我們的談話開始後,他說:「每天早晨當我起床時,我會為你祈禱。」想像一下神的先知給你這樣的承諾會是什麼樣子。

我看著他然後他說:「現在,你相信神會幫助你嗎?」這就是關鍵。這是一件他有信心為我祈禱的事,而我也需要有信心相信神會幫助我。我說:「我有信心。」他回答:「那麼我們就會完成這件事!」然後他立刻轉移到重點,問到:「我們現在該討論什麼?」就好像「我們已經處理完這件事了,開始行動吧!」的樣子。

他對每個人的時間付出和敏感度都超乎常人。他也從未打斷一個人的談話。我一開始從英國打電話給他的秘書預約視訊會議時,他的秘書說:「你覺得你需要多少時間?」我想了想,我會希望能有他全部的時間,但我知道他是這個世上最忙的人,擔負著所有神的孩子的重擔。我根本無法想像這會是什麼樣子。

我說:「大約45分鐘。」然後對話停頓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心想我大概要求太多了,這可不好。他的秘書說:「噢,我想你需要比45分鐘更多的時間,我會幫你預約兩個小時,然後空出三個小時的時間。」事情最後真的是這樣,每個月一次,某個星期三晚上。孟蓀會長拉近椅子坐下,然後開始和我對談。

其他的事都被置之一旁,不需要假裝,沒有長篇大論。只有他溫暖投入的個性,和分享故事。不需要計畫,孟蓀會長就是他自己。每一個進過他的辦公室的人都會告訴你一樣的話。

一個被他召喚的傳道部會長說:「你不會相信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我進去他的辦公室,我們談論不同的事情就像我們是多年的好友。」我說:「對阿,他對你的感受就是如此。他對我們所有人的感受都是這樣。我們一直都是朋友。」

編輯:不需要計畫,不需要假裝,不需要「你覺得我怎麼樣?」沒有這些虛假的事物阻擋我們。他的非凡似乎從很年輕時就開始了。

海蒂:有一次我告訴他,我兒子無法生育兒女。他說:「帶他來找我。我要和他聊聊。」他們的談話持續了兩個小時。他給他們一個祝福,而且告訴他:「你們要辛勤地尋求孩子,主要給你一個家庭。」他們後來領養一個台灣的男孩。因為孟蓀會長給予他們希望和信心,讓他們知道他會擁有一個家庭,他們將這男孩命名孟蓀會長的中間名,史賓賽。

領養史賓賽後,孟蓀會長對我說:「我需要你帶史賓賽來,我要見他。」所以我的兒子和他的妻子帶18個月的史賓賽前來。孟蓀會長抱起他,將他放在自己腿上,打開抽屜,拿出東西來給這個嬰孩玩,就好像他除了娛樂這個剛從台灣來的18個月的嬰孩外沒有什麼別的事好做。

 

問:在寫作傳記時你面臨最困難的事是什麼?

海蒂:我面臨最困難的事就是,我想要寫好這本書時,加諸在我自己身上的壓力。讀經文時我會想像自己在寫尼腓、便雅閔王、阿賓納代和阿爾瑪,這些偉大的先知之所以受人尊敬,是因為我們研讀有關他們的生活。這是讓人們認識孟蓀會長的一生的機會。我有責任把它寫好。我因而受激勵,每天早上四點起床工作至晚上十一點。我不讓任何事干擾我,全神專注。因為文字不會自己出現在螢幕上,我必須努力工作才會出現。

 

問:他認為他的一生中最困難的事是什麼?

海蒂:我不認為孟蓀會長會以困難度來衡量所有的事。我覺得孟蓀會長在他的所作所為中,都看見信心和希望。最困難的事莫過於他的妻子法蘭絲過世的時候。她在90年代時出了一場意外,當時她在醫院昏迷不醒17天。他也在她的床邊坐了17天,祈求神可以使她恢復健康。當有時些人告訴他:「她可能再也不會醒來。」

孟蓀會長會告訴這些人:「她會醒來的。」

我們無法否認她對孟蓀會長的事工和他們之間的連結的重要性。她支持孟蓀會長,而且也是一位堅強的女性──她不是那種在眾人前光鮮亮麗的女性,她站在他的身邊,做著孟蓀會長需要做的事。她過世時,他非常難過。如果要說他遭遇過什麼困難,那這就是了。

大部分的時間他還是在他所行的一切事上找到慶祝耶穌基督的贖罪力量的喜樂的理由。

 

問:最後你想說什麼?

海蒂:有一次我問理察‧司考德長老:「如果你要介紹孟蓀會長給一群不認識他的人,你會說什麼?」他回答:「我會告訴他們,主之所以讓孟蓀會長有今日的發展,是因為他的心的容量。」

無論我們在做什麼、在哪裡、需要什麼,我們都無法忽略救主就在我們身邊。孟蓀會長展現做善事的渴望,神與他同在,他也知道。他的力量、先見、給他人的印象,和一切我們讚揚他的特質,都來自他對主耶穌基督的依賴。他渴望去做天父要他做的事,對此我對他表示尊敬。看到這些,我就可以從他身上學到了許多。不管我去哪裡,我都要帶著孟蓀會長的一部份跟著我。

 

原始文章由Maurine Proctor所寫,在ldsmag.com張貼,標題為《President Monson’s Biographer Shares Why “He’s Not Like the Rest of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