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息日工作總是讓我在靈性上更警醒地記得這是神的神聖日子。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我也空出時間讓心智和靈性都得到休息。

 

我們面對的困難和挑戰都成為了我們的現實生活。

 

我在一個安息日早晨起床後,發現地上鋪滿著前一天晚上暴風雪帶來約一英尺高的雪。對我這個才9歲的孩子來說真的是美極了。但我那見過世面的母親眼中,這景象表示她必須帶著我14歲的哥哥和我在一週最神聖的一天到家族經營的旅館前面剷雪。

 

「但是媽媽,我們星期天不是不應該工作嗎?」哥哥心裡想著經文中的教導並這樣說,他擔心我們就這樣輕率的忽視經文中如此重要的誡命。

 

「但是我們還是得做。」媽媽說,她的臉上充滿著不想讓我們在安息日早晨幫她工作的神情。「我們可不想讓客人們走在深厚的雪地上然後不小心在在冰上滑倒。」

 

這個對話──同時也是我對那一天唯一的記憶──成為了無可忘卻的學習,幫助20年後的我面對在安息日工作的類似掙扎。我的母親教導我(我回顧這記憶時都很珍惜這個學習)如何在和與誡命牴觸時找到平衡──就那天來說,兩個誡命互相牴觸。在安息日「不可工作」(出埃及記20:10)和榮耀對他人承諾的責任和工作(創世紀3:19;出埃及記20:16)

 

從那天開始我常常想:我們可以在安息日工作的同時榮耀神嗎?

 

和複雜的現實生活保持和諧

這個問題聽起來怪異,但許多在星期天工作的人並不是故意冒犯神,他們只是不情願地向現實生活低頭。我們都知道耶穌說:「安息日是賜給人休息的日子」(約瑟‧斯密譯本,馬可福音2:26),但在我們互動密集的世界中,我們無時無刻都查看智慧手機,我們對安息日的平靜與和平就越難在每週都感受到──甚至像我為教會工作的人也是一樣。

 

我的父母從我還小的時候就灌輸了我安息日崇拜的精神。星期天我們都會聚在一起崇拜神,但我的父親是個運動轉播員,每年八月到三月(到現在還是一樣)他都必須在星期天旅行,盡工作之職。在我為教會傳教兩年快結束時,我也面臨安息日的交叉路口。我預見安息日的誡命和我選擇的職業和學業──新聞產業和公共關係的需求互相衝突。這樣的職業無可避免地必須在星期天工作──週一的報紙必須在星期天定稿,世上其他人並不會因為虔誠的宗教停止運轉。

 

有人能給我一個完美的解答嗎?就我目前經驗看來,只有在10年前讀大學時和複雜的現實生活保持和諧。我持續地走在自己選擇的職涯路上,身為新聞業和公共關係專家的時間中──包含為教會工作的時間內──許多星期天我都必須工作。在教會中工作──無論這聽起來再怎麼高尚──仍舊是個工作。在星期天工作和在星期一到星期六工作一樣讓人筋疲力竭。我知道自己並不是唯一一個在星期天工作的人──很多警察、消防員、醫生、護理師、飛行員、記者,和其他需要偶爾在星期天輪班的人(更別說24小時全年無休照顧小孩的父母)

 

沒有簡單的解決辦法,我們可以從猶太人朋友身上學習,他們總是盡力遵守安息日。前美國議員喬‧李柏曼,身為猶太基督教徒的他,在為政府工作的30年來對安息日的虔誠令人景仰,他不但對自己宗教的安息日律法忠誠,而且還要擔任費時且無人能代勞的政府職務。

 

「我們都得自己去理解摩西五經,」他對其他猶太人這麼說,「去做對的事…當情況不允許時,神想要我們從休息中起來去做我們需要做的事,像是保護生命和健康、捍衛我們的安全,並幫助別人迫切的需求。」李柏曼議員也說到我們應該要小心,不要過於著墨律法文字的意義而忽略法律的基礎本質,進而忘卻安息日其實就是一個讓我們得以保持神賜給我們生命的日子。

 

滋養渴望安息日的心

有了李柏曼議員的建議後,我也想要分享紀念安息日所帶來的力量。羅素‧納爾遜長老曾說過我們對安息日的行為和態度向神表現了我們如何在神的神聖之日榮耀祂。我發覺當你必須在星期天工作時,這不但不是誡命的矛盾衝突,而是個機會。納爾遜會長談到我們對安息日的態度,與出埃及記第20章中談到的「紀念安息日」結合,並向我們傳達了,我們紀念這神聖的一天的時候所做出的行為,可以對我們的態度有重大的影響,而且當我必須工作的時候也能讓安息日保持神聖。

 

我用了一些方法轉換我對安息日的態度。舉例來說,我利用自己零星瑣碎的安息日休息時間,來沉思救主偉大的犧牲,如何為我們永恆憩息帶來影響。我知道當我為我的家庭的屬世救恩工作時,耶穌也為我的家庭的永恆救恩工作。為了讓我自己更容易保持靈性的狀態,我利用空檔時間研讀經文或其他書本帶來的美妙智慧。

 

雖然這對於複雜的問題來說並不是完美解答,但在安息日工作,總是讓我在靈性上更警醒地記得這是神的神聖的日子。無論在任何情況之下我也空出時間讓心智和靈性都得到休息。我們的社會文化中猖獗的物質追求和工作狂熱──就算我們的工作內容很高尚美好──讓我們感覺自己漫無目的地尋求應許地中的平安和憩息。但這並不是意外──耶穌已在2000年以前就說過:「在世上你們有苦難。」(約翰福音16:33)

 

雖然我們無法在每個星期天都完美地遵守安息日,但我們可以記得猶太作家韋瓦‧漢默說的話:對猶太人來說「安息日已成為我們的中心思想。」──「這些猶太人到處被追趕,無家可歸。」這可以用於他和其他猶太人身上,也可以用在我們和忙碌工作的安息日之上。「忙庸的一周朝我們招手,有時候才星期二我們就已筋疲力竭,渴望安息日的來臨。並非渴望一次休假或一個假期,而渴望安息日的到來。」(“Sabbath Alone,” First Things, Nov. 2016)

 

原始文章由Samuel B. Hislop所寫,在lds.org/blog張貼,標題為《Can I Honor God While Working on the Sabbath?

(Visited 31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