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弟兄姊妹們:

我是個普通的摩爾門成員,也相當融入猶他州普羅浮的生活。我有對聖徒般的父母,他們是先驅者的後代,從小就教導我們純正的福音。當我漸漸長大,我也建立了個人的見證。我配稱地使用我的聖職,我完成對神忠信的計畫,也完成了我的童子軍和對神的責任。高中時我參加了校隊活動,以全校第一名畢業,並獲得BYU的全額獎學金。在BYU時,我也參加了學校合唱團。我光榮地完成全部時間傳道工作,我每一周也都會為我找到的那幾百個祖先,執行聖殿教儀,而且還將上千個紀錄編成索引。最重要的是,對於我自己的身分,我是一位對耶穌基督和耶穌基督復興的福音真理的堅強信徒。

而且我喜歡男生。

我希望這最後一句話不會改變你對我的看法,如果你已受影響,我們應該來看看為什麼會這樣。

我觀察到,每當有同性戀的教會成員站在講台上,大家似乎都開始緊張起來,好像這個同性戀成員會用不恰當的方式來表達感情。也許是我誇大了,但我也注意到這思維的存在。就好像叫我們要更像男子漢一點,這對我們來說就像是個諷刺的笑話一樣。

 

教會成員和世俗力量之間的拉扯

我希望異性戀的教會成員,可以了解我們留在教會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我發覺自己心中常常在教會成員和世俗的力量之間拉扯,痛苦還不足以形容那感覺。我不像其他同性戀團體那樣為了肉體快樂而按感覺行事,但因為我對同性相吸而招來來異樣的眼光,我也無法融入教會。

我去傳教的前一年,我和父母坦承自己是同性戀,因為我不知道同性戀能不能去傳教;教會的成員也讓我覺得同性戀去傳教是個卑劣危險的行為。但我的父母和主教,傳道部會長和其他我曾坦承過的人都用愛包容了我。當我站穩了腳步,我開始幫助教會中的其他同性戀者,也從其中發現龐大的支持。我開始寫部落格分享我的經驗和對耶穌基督的見證。我曾被鹽湖論壇訪問過,並為BYU辯護。當我和教授和同學分享我的經驗時他們都非常友善。

 

不常被聽到的聲音

你不常聽到我這一方的看法,是因為通常我這年紀的同性戀者一點都不害羞,而像我這樣的人通常都比較低調。我希望教會中的同性戀者不會像我這樣。上千個教會成員也像我一樣,掙扎著向神獻上他們的心,這項誡命也賜給了非同性戀的教會成員。

在這個相信傳統婚姻才是人生勝利組的文化中,我們常常感到自己是少數,或不被接受。我相信許多教會中的同性戀成員,忽略自己其實可以貢獻自己的獨特恩賜,給這個排斥異己的文化。

那些被同性吸引的基督跟隨者,被迫做出教會成員不熟悉的選擇。他們必須在自己的感情和與救主的關係之間抉擇。因為如此,選擇基督的那些人將自己的心奉獻給神。但他們的教會領袖卻認為許多單身的教會成員約會的不夠多,不夠有勇氣追求婚姻,同性戀的教會成員要小心,不要墜入情網或開始一段感情。

這樣對他們來說公平嗎?不公平。但世上的每個人,包含約伯和救主都經歷了許多不公。當我將自己遭遇到的不公平的挑戰和別人的相比時,我就會想起基督在十字架上受的苦難,而我的重擔也看似輕省了許多。我們住在一個已墜落的世界,我周遭的異性戀可以在發揮他們潛能的同時享受戀愛,但這也無法改變什麼。看著我的同性戀弟兄姊妹離開福音真的讓人很難受,我理解他們為何做此決定,因為我心中有一小部分和他們一樣受到同性吸引的。每當我看見BYU校園裡的男女摟著肩,我都會想他們知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

 

給異性戀成員的話

我想要教會中的異性戀知道,同性戀的摩爾門成員比你想像的還要多。幾乎每個支會都有同性戀的成員。我們上課時坐在你旁邊,聽著你們在主日學中教導永恆婚姻。我們是你們的兄弟姊妹,儘管神的事工將勇敢、高貴,獨特地向前推進,我們還是可以為建立神的國度而做出貢獻。

教會是神聖且真實的。基督活著而且祂愛我們。我們必須努力遵守誡命,若沒有彌賽亞的拯救恩典,沒有任何人能得到超昇。神知道我們的一切。祂也知道所有的同性戀後期聖徒面對的挑戰,以及他們為福音帶來的犧牲及榮耀。我希望教會的文化也能成為如此。

 

原始文章由Tristan所寫,在ldsliving.com張貼,標題為《A Powerful Letter to Mormons from a Gay Member of the Church: “We Are Your Brothers and Sisters”
中文©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 English ©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