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過去,那些當初使我們吸引對方的特質讓我們變得有點歇斯底里。

兩位婚姻學者分享了一個故事:

「法蘭克需要更多獨處的時間,而黛布拉則需要更多共處的時間。他越是追求自我獨立,她越要求更親密。當她變得越來越情緒化,他就越封閉自己。最後她將他的害羞視為缺點,將他的細心視為無趣,他的不願溝通視為缺乏愛。他則是開始將她的情緒化視為不成熟,她快速的步伐變得令人疲累,她想要更親密的渴望變成了弱點。」(Christensen & Jacobson, Reconcilable Differences, 2000, p. 8)

 

我們從前珍惜的特質變成我們無法忍受的困擾。我們自然而然地為我們的伴侶下定論,他在結婚前交往時一定假裝成別的樣子。當然,你的另一半也有這種感受。「我們在約會的時候她可不是這樣!」

這位婚姻學者思嘉莉‧約翰森與第二任丈夫分居後,她對於婚姻表達許多懷疑:「我不認為一夫一妻制是自然的,這樣的婚姻需要很多努力。而且對許多人來說──或每個人來說──都是件難事,這證明了這並不自然。」(The Week, March 10, 2017, p. 10)嗯…。這只一個對婚姻迷惘的人的看法;婚姻應該是件容易、自然的事。神對此的想法與這也很不同。婚姻應該幫助我們跨越只對自己有益處的選擇。

 

以自我為中心的婚姻

我們在抱怨婚姻時,其實真正想表達的是:「你曾經讓我很快樂,我期望你繼續保持下去,讓我繼續這樣快樂。」由於我們墜落的本性,我們都是以自我為中心,以自己的益處著想,為自我找藉口,只怪罪那些不滿足我們的需求的人。

而且對於這樣的悲慘狀況我們還感到滿足。「能怪罪別人不是很棒嗎!他們就是應該承受這種懲罰!你可能對此感覺很差,但你覺得你有資格這麼做。你也許感到支離破碎,但對此你也不認為自己該承擔任何責任。(Erica Jong)

這一切都有些沉重。除非我們能從神的角度看待,不然我們會放棄自己的親密關係。

婚姻是由神所制定的;祂準備的這項測試,讓我們學習到更進階的門徒身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會體驗到極大的喜悅。

 

改變與接受

兩位決心將自己的事業奉獻於幫助夫妻改變的傑出婚姻研究家和治療師,發現了令人驚訝的結果。我們應該花少一點心思試圖改變我們的伴侶,花更多心思試著接受他們。「改變和接受本同一家,但改變卻隨接受而來。」(Christensen & Jacobson, 2000, p. 11) 當我們跳出自己的框框、需求、以及我們的對事物的了解,我們可能會發現新的事物。

K. Chesteron觀察到:

「如果你的自我變得更小,你的世界就會變得更大…你會開始對他人有興趣。你會逃脫出自導自演的電影,你會發現自己在更自由的天空之下,在璀璨的人群街道之中。」

 

這與神對婚姻的計畫不謀而合。神為我們提供了成長和進步的機會,而不是讓我們安於鬆懈。祂對我們的謙卑、憐憫,和積極正面感興趣。

謙卑:神要我們展開心胸看待他人的看法。我們的伴侶會按照他們認為行得通的方式做事。而我們可以理解並感謝他們做這些事背後的原因嗎?

憐憫:神要我們對我們的伴侶展開心胸。祂要我們溫柔看待他們的痛苦和挑戰。我會因為配偶的挑戰而感動嗎?

積極正面:神要我們找出伴侶的優點,並感謝這些優點。更認識我們的伴侶不會讓我們更以自我利益為中心,反而會讓我們更感恩。你會宣揚配偶的優點嗎?

我們從配偶身上感到的厭煩時我們就提醒自己用神的眼光看待。「我該如何去理解、感謝、祝福我的伴侶呢?」在這過程中,我們也會成長,變得更像神。

 

備註:這特別能夠套用在女性身上。女人在婚姻中較可能為了滿足對方而妥協自己。接受並不是委曲求全,試著去接受是一股幫助你尊敬自己的力量,同時也以神的眼光看待婚姻。任何自覺在婚姻中迷失自己的女人應該尋求協助找尋婚姻中必要的自我。

約會和交往時期可能充滿樂趣和娛樂,但嚴肅的婚姻和使徒身分雖然帶來極大的喜悅,卻也是充滿挑戰的。我們不應該認為學習更像神的道路已經結束。不要期待配偶的改變,無時無刻地讓自己成為基督更好的門徒才是成功婚姻的關鍵。

 

邀請:

下次當你因為你的配偶而感到厭煩時,想想神會想要你如何擴展你的門徒身分。你可以在婚姻中如何更謙卑、更有憐憫,更積極正面?

 

 

原始文章由Wallace Goddard所寫,在ldsmag.com張貼,標題為《Is Change the Key to a Good Marri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