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於2005年刊登在LDS Living網站。馬力歐‧法喬恩於2015年過世,以下就是他的故事。

 

無論哪個時代、哪個文化,人們總是需要面對一些壞蛋──大衛王時期的非利士人、摩爾門經中的甘大安敦盜匪、納粹黨、共產黨,和今日的恐怖份子。曾經有段時期,我們讀到的所有壞蛋都是黑幫份子──義大利黑手黨;馬里奧‧普佐的榮耀犯罪故事,後來被由馬龍‧白蘭度和其他演員在電影中以不同義大利名字呈現。

幫派,或「黑手黨」現身於紐約、芝加哥、拉斯維加斯,或底特律這樣的大城市。吉米‧霍法和艾爾‧卡彭都是聲名狼藉的代表。這些人是徹底的壞蛋,人人聞之喪膽。

但其中一個從底特律來的黑幫,卻突然有了180度的轉變,只因為兩位年輕傳教士給了他一本奇怪的書,他覺得自己必須研讀它。他的名字就是馬力歐‧法喬恩,他擅長的是偷竊及重型建造機械黑市交易。他不太會認字,所以他邊勉勉強強讀摩爾門經邊學認字。他被摩爾門經中的聖靈感動,然後在1981年接受洗禮。但當他想得到聖殿推薦書去聖殿時,他的主教告訴他,他不行同時侍奉兩個主;他必須將過去的那扇門完全封閉。

「但你不懂,他們會殺了我。」法喬恩回答。「你不能就這樣脫離黑幫。」

主教說這是唯一的辦法,所以馬力歐做出了選擇──為了他找到的信仰,在必要時準備好受死。

他將犯罪名單藏在底特律機場的秘密置物箱後,法喬恩便和過去的老大們為自己的生命和自由談判。他的妻子也離開了他,法律訴訟襲來使他身無分文,但他相信主,並在信仰中堅決不移。今日的他是底特律聖殿的工作人員。這是他的故事:從黑幫變成摩爾門

 

初來乍到商業世界

歸信故事

我的父親是底特律義大利協會的成員;其實他是組織中的大人物。爸爸專精於外交和語言,後來升為這群人的主席。這個協會負責公會中許多重大事務。他們會選我爸爸當主席,是因為只要他說起義大利文,他就能有力地傳達自己的觀點 。每個人對他如此的毅力都深感尊敬。

我爸爸聰明地遠離地下交易,他在旁觀望卻不參與其中。他當時經營一個不錯又成功的正派水泥公司,同時他和地下市場聰明地來往,讓他在需要時也能得到他們的協助。這些人需要我爸爸的協助來詐騙,而他也樂意幫助他們。

就像我爸爸一樣,我找出詐騙機會的速度,就像我聞到媽媽廚房裡的煮飯香味一樣靈敏。我花錢買了高中文憑後就加入了美軍。在軍事動力的環境下,我很快地就發覺黑市中販賣工具、零件,和其他軍事設備的獲利很大,而我的上司根本不知道有什麼零件遺失了。當時,軍隊的存貨和記帳系統根本亂七八糟。

我從小就學到,如果你不是為了擁有未來事業而去上學,你就必須過這種生活。我並沒有上學,而且,我也從未忘記我父親教導我的做事之道,就是不要被抓到。在美軍服役兩年後,我光榮退伍。

回家後我在爸爸的水泥公司工作。我從來都不喜歡水泥業,但因我對父親的忠誠和尊敬,我繼續留在那裏工作。一天晚上吃過晚餐後,我告訴爸爸我並不想承接家族事業。我的爸爸氣瘋了,他說:「不要再回來了。」

你也可以說他無法接受我離開家庭事業這件事,但大約一年後,一切又風平浪靜。當時我的哥哥已經離開了家族企業,爸爸也因為他兒子們的罷工而辭職。

 

設立商店

我在黑市中透過重型機械賺大錢的事業,是從一位朋友開始的,他在美國的一間大型機械生產廠擔任文書工作;他知道只要機器一賣出去,就無法追蹤機器的去向。這些機器當時身上沒有編號。

當時我沒有足夠的資本去招搖撞騙,所以我找了一些人,讓他們知道我的長處,讓他們資助我。我知道如何開發這種機會。普通人會去到工廠,指出所有的缺點後再請資金來彌補缺陷。我不是這樣。我反而利用這些人賺了好幾千萬,然後成為義大利協會中的重要人物。

到了1968年,我成為六項工程的關鍵人物。我也利用很多假名和假身分詐騙。大概在那個時候我遇見了我未來的妻子,琳内。她的口風很緊,不會洩漏任何別人不該知道的事。我當時需要個伴侶,而她在某方面也幫了忙,幫我把風。我們的婚姻對雙方來說都是有利的條件。

 

我和摩爾門的第一次接觸

住在聖所中

1980年春天,我搭上了前往猶他州鹽湖城的飛機。當時我已預付了交易的款項,出發前往交易地點。

當我正思考著最後的計畫細節時,我的思緒被即將抵達鹽湖城的機艙廣播打亂了。我抬頭看見一個在鹽湖城市中心高聳突出的摩爾門花崗岩聖殿。那是我見過最美麗的一棟建築。

我和提早安排好的一位年輕人見面,他負責開車載我去普羅浮和我的聯絡人見面。當我們開車南下經過鹽湖山谷時,我對我所看見的一切印象深刻。

我依稀還記得自己曾聽過這個立基於鹽湖城的宗教,於是我請開車的年輕人告訴我關於這宗教的事。結果他其實是個教會成員,但他不再去教會了。他告訴我了一點關於摩爾門的事,和他們是怎麼樣的人。我想起來基督新教的貴格會,過著可笑的生活,和世界主流不搭。

這年輕人說得不多,只說摩爾門成員很特別。他並無心懷怨恨;他只說他無法和教會再有聯繫了。但他說教會很好,摩爾門成員也很好。

和我的聯絡人見面後,我們聊了幾分鐘,決定了隔天的計畫。我回到飯店後,躺在房間裡的床上,我肯定是打瞌睡睡著了,因為我發現自己好像在看個舞台劇。

我是戲院裡的唯一觀眾,這些演員也是像在和我對話。我疑惑地坐在那,有人對我說:「你必須這麼做。」另一個人上前說:「你必須選擇這條道路。」

他們好像直接在對我說話,我陷入無窮的困惑,我說:「好了好了。那我要做什麼?」我是那裏唯一的人,他們應該是在和我講話吧。我應該選擇他們在說的那條道路嗎?

他們一直說著台詞,這些話襲來我心,我站在那動也不動,不知道該做什麼。就像這些人一直告訴我該選擇這條黃磚路,但我卻動彈不得。

我坐起身來發現是場夢,而且還清楚地記得夢裡的每個細節。我對於自己經歷的夢境充滿了疑惑,但因為我根本無法和這個夢做連結,這個夢和宗教信仰也沒關聯,我也無法解夢。

無論這個夢的目的為何,我對此念念不忘。隔天我開始對合作的對象和我們的計畫嚴重感到懷疑。我告訴他把錢還給我,他還我錢後我回到底特律的家。夢中的細節在我心中仍舊清晰,我回到店裡,回到我的生意,回到那必須繼續的生活模式。

 

我開始注意傳教士

我回到密西根整整兩周後,下班回家時我的妻子告訴我一件讓我血壓飆高的事。

她說今天稍早時他聽見有人敲門,兩位打扮整齊的年輕人穿著西裝站在門口。這是一個很平常的一天,但不知為什麼她沒有上班,卻和他們說話。這兩個人介紹自己為史戴普長老和哥德長老。他們說他們來自鹽湖城的教會。她微笑地說我最近才從鹽湖城出差回來。

他們給她一些關於教會的傳單和小手冊,然後問說我回家後他們可以不可以再來拜訪。琳内自己也不知什麼原因就說了好。但這不是最糟,還有更糟。

當時我們的家中有個電話線,除了我們兩個和另外兩個人,沒人知道這個號碼。這個電話是用來接秘密的電話,只讓那些秘密人士打。傳教士們來的時候,不知什麼原因,琳内給他們這個私人的號碼聯絡我。她說他們可以回來拜訪我,但他們要先打電話來確認。所以他們離開了,帶走了他們不該有的電話號碼。

我回家後琳内告訴我她給了傳教士那個電話號碼後,我氣瘋了。我心裡閃過這個號碼流傳出去後可能會製造的問題。所以當我知道有另外兩個人知道我的號碼後,我瘋狂地想找出解決辦法。我必須把電話號碼要回來,找出琳内到底把號碼給了誰。當然,他們會說他們是教會的人,但誰都可以拿這樣的藉口來騙人,包含警察。

我等他們打電話給我。我準備好對這些人開砲火,叫他們把我的電話號碼丟掉之類的,然後讓他們相信最好永遠都不再用這電話聯絡我。我的老婆說他們是兩位年輕人,所以我想我可以嚇唬他們別做些他們不該做的事。

但當電話打來時,卻又跟我想的不同。打電話的這位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年輕傳教士開始和我講話,我感覺好像什麼事發生了,這讓我想要放輕鬆。我沒有像計畫那樣威脅他,在談話幾分鐘後,我冷靜地對他說的話感興趣。

我開始對自己說,也許認識這兩個人也不錯,原因有二:我可以知道他們到底是想騙我什麼,然後我也可以說服他們忘記這個號碼。

我們約了下星期見面。雖然當時我並不知道,但後來才發現自己其實很感謝琳内把我的私人號碼給他們,讓這兩個年輕傳教士得到我的注意。

 

破例

傳教士來家裡拜訪的那個晚上,我看見他們的名牌上刻著他們的名字和教會的名字,我也發現他們很年輕。這令我太驚奇了!我們進了屋子,我說:「好了,告訴我你們到底想說什麼。」

他們說起教會對耶穌基督的信仰,和他們稱為救恩計畫的東西。他們談到基督的死亡使人們犯的錯能被寬恕,所以他們死後能和天父住在一起。

從以前到現在,從沒有人能告訴我什麼是人生的目的。這兩個年輕人解答了我所有的疑問,而我也問了很多問題!我非常投入這堂課程。我問了問題後他們就給了我解答,我想這樣一直問下去,直到時間晚了,他們堅持因為門禁必須離開。他們說一個叫做傳道部會長的人設下這些規定,他們都必須聽他的。

「叫他打電話給我。」我說。他們對看了一下然後說:「這可不行。」我告訴他們,如果他們想回來找我,他們就得叫傳道部會長打電話給我。

那個打電話給傳道部會長的傳教士很緊張,但他拿起了電話然後撥出了號碼。我自己接過電話和傳道部會長講話。

「我知道這些年輕人要遵守規定,但我真的喜歡他們告訴我的事。」我這樣告訴電話另一頭看不見人影的人。「我不想再等一個禮拜。我會確保他們平安回家,所以你不用擔心。」

傳道部會長可沒那麼容易被說服。他提出傳教士們應該要遵守的規則,但我可不管。「如果他們現在不能留下,別想再叫他們回來。」我說。但我是認真的,他最後答應了,他叫其中一個傳教士當晚回家時打通電話給他。

凌晨兩點我才讓他們離開。我開車跟著他們,確保他們平安,也提醒他們要打電話給他們的老闆。我們約了下星期再見面。

上完那堂很久的課後,每一天我心裡都想著我聽到的每件事,就好像低語、聲音,提醒不斷跟著我,不讓我忘記。

我無法向任何人說起我腦中的這些思緒,尤其是和我來往的那些人。對他們來說,宗教就是天底下最成功的詐騙──吸金上百萬的門面。

 

我被騙了嗎?

我等不及下禮拜和這兩個人見面,但是他們來了以後卻一直叫我讀經文中的章節。後來我把一個傳教士拉到一旁說:「我看不懂字,所以不要再叫我讀了,你只會讓我難堪。」他的臉漲紅的厲害,他說:「好好好,我們不會再叫你讀了。」

那天晚上的課程只有四個小時,他們離開時我問他們要不要我再跟著他們回家一次。我和他們走到外面,其中一位傳教士走到後車廂,從後車箱中拿出一本摩爾門經給我。

我瞪著他。「我高中都沒畢業。」我說。「我都是混過去的。」「我無法讀這本書。」

「你可以跪下為這件事祈禱。」這個傳教士說。我聽了後自言自語地說:「你的意思是,我只要照你說的跪下來求問,我就會認字了?」這讓我難以置信,但傳教士給了我一個挑戰,我也接受了。

我決定試試。但我不想被我的老婆看到。她覺得傳教士和教會都很好,但比較沒興趣。她去睡覺後,我待在客廳中,並打開摩爾門經看看。

我看到很多字句,這個長期不熟悉的語言讓懷疑充滿我的心。所以我在客廳的沙發旁跪下來,我很緊張,但不覺得尷尬。我感覺緊張的原因是,如果神真的存在的話怎麼辦?

我太習慣騙人了,難道我也被騙了?還是其實我是在騙神?我跪下來後心想:「好吧,就來試試看。」我試了。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是說,我只是求神讓我能認字。當天晚上我在床上躺著,不確定我的祈禱到底有沒有用。

隔天是個星期六,我帶著摩爾門經到辦公室,我獨自坐在辦公桌後,打開了摩爾門經後一行一行字地讀著序言。我在那好幾個小時,讀了每個字。我越讀越覺得一切都越來越有道理。我不覺得無聊,偶爾會因為一兩個字感到煩躁,但我並不覺得無聊。

 

心的改變

聖殿摩羅乃像作者

傳教士們隔週的拜訪,帶來了一部關於華盛頓特區聖殿奉獻的影片。旁白說到這個偉大尖聳的建築位於國家首都旁邊,這座聖殿的建造、救恩計畫,和新娘和新郎結婚的印證室,使他們的婚姻超越死亡,而且持續到永恆。

旁白說著,攝影機拍到聖殿裡面,和直升機從高空環繞尖塔的鏡頭,摩羅乃拿著喇叭指向天空。

這震撼了我,就像全身被電到一樣。看著摩羅乃的雕像,我知道它代表的意義,這一切都太令我震撼了。我心中好像有什麼被打開,我開始像嬰兒一樣哭著。我有個強烈的感受,我必須去那棟建築。我無法解釋這感受。

燈打開後,我轉頭望向這兩個年輕人說:「我要去那棟建築物。我該做什麼才能去?」我知道我看到的東西是真實的。我心中毫無一絲疑問,我知道他們給我看的東西是真實的。我很快地的就知道,我的生活和我知道的一切必須徹底改變

 

驚險生存

不久後我就受洗成為教會的成員。我精心計畫離開黑幫組織,而我也發覺這是會帶來生命危險的行動,我約了組織領袖見面。我們到了底特律的組織倉庫,我向他們解釋我加入了摩爾門教。我告訴他們這個教會是什麼,而因為我的新信仰,我無法再參與這類的組織運作。我必須退出。

我們的領袖伯瑞拉先生一開口,一切都變得死寂。我一定是瘋了,他這麼覺得,每個人都這麼覺得。他們對談了一會兒,伯瑞拉先生看著我,聽著我說的話,眼神沒從我身上移開。

「我聽過這些人。」他說,最後他打破了沉默。「我知道他們是好人,而且值得信賴。如果你想要過他們那種生活,那我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段對話最後由握手結束,手一握,在場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沒有死亡的記號,我轉頭走出去。往倉庫大門口踏出的每一步,我都不確定我會不會再走出去前,從背後被攻擊。

我平安無事地走出大門。

我甚至平安無事地走到停車的地方。

我將鑰匙插入鑰匙孔,發動引擎,思考著車底下裝接了什麼,但車子沒爆炸。

我開出停車場,上了路。那時,寬慰和驚奇穿透我全身。我發覺自己完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我擺脫黑幫了。

 

一切重來

琳内和我一起加入了教會,但她並不像我這樣認真。我們的婚姻在加入教會後幾個月告終。就在這一切之後,我貧困地離開舊有生活。當時我只有一台車、衣服,和銀行中的十塊錢左右。

但在另一方面,我的靈魂因謙遜而改變,我的生活前所未有地展開改變。一年後,我想去聖殿的強烈渴望終於實現。當我第一次進入聖殿時,我也和教導我並為我洗禮的傳教士見面。他帶來了他的傳教日記,我們當時才發覺原來神是這樣幫助我們找到對方。

從我在普羅浮的飯店房間的那晚的夢境後,已經超過二十一年了。主用我可以理解的方式向我傳達訊息,而不是填鴨教育。我永遠不會忘記這個夢。

當我在約旦河聖殿和凱西及她三個孩子結婚的那天,這場夢的真正意義才真正震撼了我。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主要給我這個夢、派傳教士來找我。祂需要我幫助祂養育這些孩子。這都是祂的計劃的一部份。

這些年過去了,現在我們有了個舒適的生活,再也不接觸從前那樣的生活型態,我也不想回到那樣的生活。沒有任何權力、金錢,或名聲可以讓我獲得靈性的財富,我感謝主賜給我的救恩之愛。

 

原始文章由Mario Facione所寫,在ldsliving.com張貼,標題為《“They’ll Kill Me”: Why a Mafia Member Risked His Life to Become Mormon
中文©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 English ©2018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Visited 1,48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