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還是女青年的時候,我上過很多關於流言蜚語的殺傷力的課程。當時14歲的我以為,我們之所以有這些課程,是因為青少女才會有這些問題──直到有一天我的想像被人打破了。

 

在一個六月的炎熱下午,我和支會中的一些朋友在一起,我們看完電影「回到未來」後,從地下室上來找些東西吃。從廚房的窗戶,我們聽見外面的幾個鄰居媽媽大笑和聊天的聲音,她們聊著家庭生活、旅遊規劃,和最新的髮型,她們的對話真的使我非常震驚。

 

這些婦女們開始評論附近社區其他婦女的髮型──從髮型到髮色,再由髮色聊到瀏海和鯊魚夾,接著她們砲轟一個特別「不流行」的婦女。

 

「我聽說她老公出軌,然後把錢都花在女朋友身上」其中一個婦女說。

 

「他們應該是要離婚了,」另一個婦女補充道。「她名下應該一毛錢都沒有。但如果她還想結婚的話,她應該還是要打理一下自己的外觀。」

 

這些婦女隨意地轉移話題,她們討論著哪個小孩應該要贏得寫作比賽冠軍,沒有討論誰真的贏了,因為冠軍的寫作其實也沒有好到哪裡。(備註:因為我就是冠軍)

 

她們說的話讓我感到很受傷,但讓我感到更困擾的是,她們都在我的支會裡。她們是初級會教師、主日學教師,甚至是女青年顧問。當時我太無知,不知道大人也會聊八卦──因為我從沒聽過我媽媽散播謠言或講任何人的壞話,一次都沒有過。

 

言語是把雙面刃

站在社交的角度來看,我可以理解聊八卦這件事可以鞏固和人們之間的關係──和他人分享精采的訊息,或因為被他人信任而聽到這樣的訊息,可以讓人覺得自己有能力、熟知內情,或覺得自己是群體的一部份。我常常會想,我媽媽是不是因為沒有參與這樣的談話,而犧牲了社區的某些社交活動。

 

當我長大以後,我才理解這樣敏感的資訊,對教會領袖來說(甚至是家庭教師或探訪教師)都是隱私。我現在才發現當我媽媽在擔任慈助會會長或其他召喚時,她知道的可能比其他支會成員還多──而且如果她想要的話,她也可以輕鬆地聊出許多八卦。

 

我學到,就像我媽媽清楚地知道,不參與八卦會帶來平安。而且當我們隨意地說那些不該說的話時,我們也會有罪惡感。我們談論的人得知你說的話時,也會感到受傷或被背叛(就算你不願承認,你八卦的對象總是會得知你說了什麼)。對我們自己好也對別人好,主清楚地說明我們不該參與八卦,就像詩篇15:1-3中說到:

 

耶和華阿、誰能寄居你的帳幕。誰能住在你的聖山。

就是行為正直、作事公義、心裏說實話的人。

他不以舌頭讒謗人、不惡待朋友、也不隨夥毀謗鄰里。

 

相同地,詩篇34:13教導我們「就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在教義和聖約42:27中,救主吩咐:「不可說鄰人的壞話,也不可傷害他。」還有我自己最喜歡的一節經文:「謹守口與舌的、就保守自己免受災難。」(箴言21:23)

 

這幾年的時光中,我發覺我的媽媽有個特別的恩賜,那就是保守他人的隱私和謹慎地選擇使用的言語。我透過她的榜樣深深地被祝福。身為福音中的弟兄姊妹,我們要當一個拉別人一把的人,而不是那個把別人踩在腳底的人。我們要保留別人的隱私,而不是散播謠言或敏感的資訊──就算這些資訊是真的也是一樣。就像一句諺語說的:「害人終害己。」

 

 

原始文章由Jessica Carter所寫,在ldsliving.com張貼,標題為《What My Mom Taught Me About Gossip Without Saying a Word
中文©2017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 English ©2017 LDS Living, A Division of Deseret Book Company

 

(Visited 12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