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幾十年中,「邪教」這個詞給人的印象,都是瘋狂的教主和迷信的信徒,參與各式各樣的激進宗教行動,有些甚至導致死亡。當我們聽到邪教兩個字,我們會想到美國德州的化學火災、查爾斯‧曼森一家的大屠殺,和在馬歇爾‧阿普爾懷特的天堂之門集體自殺事件。邪教通常給人的印象是怪異、孤立、反政府、信仰的分支、控制,和社會邊緣人。

 

社會學家曾經使用「邪教」兩個字,形容一些獨特的小宗教行動,像是阿米什人或門諾派。但從那時起,這兩個字就常被誤用,以致後來在學術內容中被避免使用。今日這兩個字的負面含意,已變成普遍用來攻擊或貶低某些團體的字眼。

 

奇怪的是,與其他不討喜的名稱相比,摩爾門教卻被以萬惡的邪教稱呼。還好越來越多人認識了摩爾門教的信仰,也發覺邪教這稱呼對教會來說不合理也不公平。

 

但許多人,像是許多電視節目,都利用邪教這樣的稱呼來標籤摩爾門成員。對於邪教的稱呼在米特‧羅姆尼在贏得共和黨總統提名後又再快速增加。

 

由於過去摩爾門成員受到的暴力迫害,摩爾門成員在受批判時也會築起防衛的城牆。而更多的公眾眼光,也可以成為摩爾門成員謙卑自省的進步機會。自我檢視分析和進步,也是摩爾門信仰中的一部份,我們應當更努力的試著檢討自己求進步。但是,被稱為「邪教」卻是一項不具建設性的批判,而且也不正確。

 

以下七大原因解釋了為什麼摩爾門教一點都不像邪教:

 

1. 融合

摩爾門教徒重視家庭

首先,摩爾門成員與他人交流。他們不只因為宗教義務和世界來往,他們真的感謝與他人交涉的機會。他們被鼓勵參與學校、公司機構,和當地社區的活動。「我知道邪教是什麼。我研究邪教,也教導過關於他們的事。」,加州帕薩迪納的福樂神學院校長理查‧毛鄔這樣說。「宗教性的邪教,清楚的分辨你我。他們被教導要相信自己是唯一獲得神聖指示的一群人,他們也是唯一一群因而受益的人們。他們不喜歡像摩爾門成員那樣,參與認真的施與受的活動。」毛鄔說。

 

當然也有些摩爾門成員因為不同的社會因素而孤立自己,但這卻不是教會總會會長的教導:「我們在談論到教義上的差異時,切不可有所爭議,也不容尖酸刻薄。我們可以尊重他人的信仰,而且也必須這樣做我們要讚揚他們傑出的表現,我們要教導子女對那些有別於我們信仰的人予以包容,並友善相待。」這聽起來一點都不像胡言亂語的邪教領袖。

 

2. 健全的世俗知識

摩門教對科學的觀點

第二,摩爾門教鼓勵教會成員追求良好的知識。摩爾門成員研究人類學、物理、音樂和舞蹈、生物進化論、星象學、心理學、量子力學,和許多不同領域的自由畫派和科學。擁有博士學位或同等類似學位的成員與普遍大眾相比還要更多。而且奇怪的是,當他們獲得越多教育機會,他們對於信仰就更積極奉獻。這對於社會宗教趨勢來說相當異常,也顯示了摩爾門成員在各式各樣不同的知識領域中追求真理。

 

邪教並不會「鼓勵追求真理時與其他知識並行。」毛鄔說。許多摩爾門成員在世界頂尖的學校中獲得學位。「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一些領袖甚至擁有常春藤盟校的博士學位。」他繼續說到:「這些人欽讚地談論福音教派的葛培理和天主教的德雷莎修女,他們也喜愛閱讀福音教派的C.S.路易斯,和天主教的盧雲神父的寫作。這可不是反基督教的邪教中會看見的。」

 

3. 一千四百四十萬個成員

第三,摩爾門教有一千四百四十萬個成員散落在超過150個國家,有上萬不同文化和種族的會眾。現代宗教學者討論摩爾門教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世界性的宗教,而不是地區性的異教。

 

4. 政治中立

第四,摩爾門教在政治上保持中立的立場。摩爾門成員可以有各種不同的政治觀點。有些摩爾門成員很保守,有些很溫和,有些鼓勵推動進步;有些人支持米特‧羅姆尼,有些支持哈里‧里德。雖然在美國大部分的摩爾門成員都很保守,歐洲的摩爾門成員卻是自豪的社會主義者,認為摩爾門教中談到的「弟兄們的管家」和他們自己的政治觀點和概念不謀而合。

 

5. 權力制約平衡

摩爾門教不是邪教

第五,摩爾門教的組織架構,制約平衡教會領袖的權力,以防教會領袖濫用權力。約瑟‧斯密說:「我們從令人難過的經驗中學到,這是人們的天性,在獲得些微權力時他們會立刻開始」行使並濫用權力。對於男性以自我為中心的傾向,摩爾門教重新定義了「聖職」的傳統意義,讓聖職成為以服務為中心或共同合作的範例;事實上「領袖」二字並不是形容摩爾門聖職最正確的字眼。主教從當地會中被揀選和指派,而我認識的大部分的主教都是戰戰兢兢地接受這項召喚。這些服務並沒有帶來榮耀,他們也不被支薪地工作,只有許多繁重的責任和無數的自願性服務。

 

除此之外,教會領袖也不能單方面被召喚;教會成員必須舉手支持他們,若沒有得到全數支持,這些領袖必須參與會議,而且只有在全數附議後才能執行召喚事工。授予職位的行為可以防備極端分子或心懷不正,或有邪教性質的組織。當聖職領袖行使權力時,他們必須按照摩爾門經文中說的「任何能力或影響力都不能或不應藉聖職來維持,唯有藉著勸說、恆久忍耐、溫和、溫柔,和不虛偽的愛;藉著慈愛和純正的知識,這些將使靈魂不偽善,不詭詐地大幅增進──」如果他們無法按照經文教導而行,「那人的聖職或權柄也就結束了。」

 

如此的制約平衡,再加上教會中無法申請任何職務或競選領袖職缺,教會領袖無法透過個人提升權力掌控。(這比較像邪教的運行方式)但有時候還是會有濫權的發生,有時候教會成員會因此感到失望。克服別人不好的行為不是件易事,但光憑這一點實在無法標籤他們為邪教。

 

6. 服從法治

第六,摩爾門成員相信法治。他們的第十二條信條說:「我們信要服從國王、總統、統治者、和有執法權的長官,要服從、敬重和維護法律。」信條中又說到我們「容許所有的人都有同樣的特權,讓他們自行選擇崇拜的方式、處所或對象。」邪教最顯著的特色,就是拒絕政府權力對他們的生活的影響。相反的,摩爾門成員通常都會謹慎遵守法律。

 

7. 宗教服裝和象徵

為什麼我不能進入摩爾門聖殿

最後的第七點就是,摩爾門成員其實不像他們給人的印象那樣奇怪。很多人說到他們的秘密神奇內衣,和他們的神祕聖殿教儀。但是,穿著有宗教象徵的衣物只是對於承諾的提醒,這在所有的宗教中都是很常見的。猶太人戴圓頂帽,基督徒戴十字架在胸前。摩爾門教的內衣也是同樣的意思:提醒他們對神的奉獻。(而且,摩爾門成員從來不會說,他們的內衣有神奇的力量。神奇內衣的稱呼對他們來說聽起來也很可笑)至於為何聖殿儀式是個秘密,教會有一本解釋聖殿的書,供全世界和摩爾門成員閱讀。而且休‧尼布理或阿隆索‧加斯哥的書神聖象徵對於聖殿象徵可能比一些摩爾門成員理解的更多。

 

的確,摩爾門聖殿教儀使用許多幾千年前的古代象徵,這些教儀,可能對摩爾門成員自己來說也很奇怪。這也許聽起來不合理,但想想:摩爾門教是按照經文字面上的意義崇拜的宗教;當聖經提到神有個身體,他們真的相信神有個身體,而不是以比喻的方式看待。他們每周的崇拜都非常基本:非常簡單直接、平凡、可以理解。突然一個19.20歲的摩爾門成員第一次進入聖殿,許多象徵性的教儀,讓他們感到措手不及,因為這些教儀看似和現代思想有落差。聖殿教儀在一開始可能會讓人感到不自在和困惑,甚至對摩爾門成員來說也是。所以當摩爾門成員以現代的眼光看待這些教儀時,他們同樣地也會覺得聖殿很奇特。

 

如果我們可以接受這些不熟悉的古代象徵,我們會發現,聖殿只是優美地帶領我們走向耶穌基督以及祂的愛,讓我們理解,祂最終被釘十字架而死的事實。摩爾門教外觀上的教儀,會讓別人認為摩爾門教是邪教,而不同於新基督教或天主教那樣以基督為核心。但建立摩爾門教的的領袖解釋的非常好:「我們宗教的基本原則是」,他說:「對耶穌基督的見證,祂死亡、被埋葬,第三天復活,以及升天;有關我們宗教所有其他的是都只是這見證的附屬部分。」

 

原始文章由James T. Summerhays所寫,在ldsmag.com張貼,標題為《Seven Reasons Why the Mormon Faith Is Not a Cult

(Visited 1,462 times, 2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