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6歲加入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通常被誤稱為摩門教會)。在我家,科學才是我們的信仰,我的父母以為我只是暫時走到人生某個階段才同意我受洗,很快我就會厭倦並回來。我們家的家庭功能非常失調,父母幾乎無時無刻都在吵架。當我遇到摩爾門傳教士時,我開始以電視收看4月及10月的摩爾門總會大會。莊嚴的摩爾門大會唱詩班似乎每次都會唱聖詩「愛在家」,使我深受感動。那時我所想要的只有兩件事──成為後期聖徒,並有個快樂的家庭。

 

摩門家庭我確實完成了其他的目標,我大學畢業後開始了我想從事的職業,但家庭仍非常重要。我有許多需要治癒的傷口,以及許多世代累積下來的破壞性行為需要停止。摩爾門教徒稱能夠做到此事的人們為「錫安山上的拯救者」。這些人能夠治癒個人、家庭,並幫助他們回頭,使他們得到平安及快樂。這並不容易,任何程度的虐待是無法使人成為未來的好父母的。這也會毀壞自我形象和自信心。

 

我們的家是一個適合大人的家。雖然有三個小孩,我們也有許多適齡的玩具,但我們彼此年齡很近,而且我父母更喜歡以跟大人溝通的方式跟我們在一起。我們和其他親戚住得很遠,所以我和年幼孩童及嬰兒在一起的經驗非常少。突然間,我被期望成為一位摩爾門妻子及母親,並且有了聖殿婚姻及和我配稱的摩爾門丈夫永遠在一起的願景。

 

教會教導幫助帶領家庭

在教會許多課程、節目長大下的摩爾門母親在照顧家庭方面有很大的優勢。除了在大學外,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家人家庭晚會,但那和家庭的很不一樣。我才剛學習如何自己做禱告,但從沒有幫助過一個小孩擁有靈性經驗。我就像我父母一樣比較喜歡年長的青少年──我是個中學英文老師,並不是幼稚園老師。在開家人家庭晚會時,我們有一些娛樂。我們祈禱並一起讀經文,但我們從來沒有完美地做過任何這些事。我們有6個很棒的小孩,因為我養育小孩的能力很匱乏,我總是依賴我當老師的天分。我們試著遵照所有後期聖徒先知的忠告,並尋求聖靈的指引。我們做了些瘋狂的事,像是沒有確定的工作就決定搬到國外。但一次又一次,我們服從聖靈,而祂從來沒有讓我們失望。

 

我們的小孩現在都長大了,大多都有自己快樂的家庭。他們能夠遵照我們留下來的模式,以愛來養育他們的小孩。我們教他們要有禮貌。我們教他們要有同情心。他們把走失的寵物和朋友帶來家裡,而我們全部收留了他們。他們持續走在這條路上。我們已被算在聖徒之內;我們有個快樂的家庭。藉由在摩爾門聖殿締結的更高級聖約,我們希望能永遠在一起。上個世代的惡習已被打破,我們也期待更好的新世代來臨。藉由家庭歷史及摩爾門聖殿工作,我們也治癒那些已過世之人。我們有非常個人的屬靈經驗告訴我們這確實正在發生。生命是永恆的、治癒是永恆的。我所有內心最深處的願望已因我的摩門家庭而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