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我在婚姻中經歷了很多,包含那些年我先生會偷偷看色情影片,並對我使用言語暴力。透過婚姻諮商,我們克服了這些挑戰,我們現在的狀況比以前好很多。最近我有些朋友在婚姻中遇到困難,並且尋求我的支持(她們並不知道我的故事)。這些妻子們面對的困難比我當初的遭遇還要更糟──像是婚外情、嫖妓──真的很糟糕的事。當我聽她們說的時候,我也試著理解她們的心情並支持她們;我記得當我發現這些祕密時的感受。

 

我很高興我的生活中已許久未曾感受到從婚姻而來的焦慮。但我發現當我聆聽朋友的婚姻問題時,我可以感到熟悉的焦慮感再度襲來。我知道我先生現在狀況很好,而我也想相信他已做出改變,但當這些妻子們向我訴苦時,恐懼感卻隱隱出現。我該如何在朋友面對背叛的傷害時支持她們,卻又不會失去我的婚姻中的穩固根基呢?我該如何支持她們卻又不受影響呢?

 

解答

支持別人遭遇的困難,有各自的祝福和挑戰。朋友因為信賴你,而將他的痛苦託付於你是件值得榮耀的事。但同時,為了更理解他們的感受,我們必須回憶自己痛苦的感受和經驗來幫助他們。換句話說,如果你想幫助你的朋友度過這些困難和背叛,你必須重新經歷這些痛苦的感受。

 

你已經歷過很多自己的痛苦了,所以重新回憶這些感受,聽起來是有些不妙。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會下意識地避免痛苦,無論這樣的痛苦從何而來。你的遲疑是可以理解的,特別是當你才脫離婚姻的背叛。

 

第一,我鼓勵你檢視自己和朋友談論這話題的能力。每個事物都有其恰當時機,這也包含在情緒上支持他人。我喜歡Anne Morrow Lindbergh的建議:「我的人生無法完成我的心想要回應所有人的需求。」尼爾‧麥士維長老分享他忽略自己的身體及情緒能力而去幫助別人的一次經驗。他說:

 

「幾年前,雖已感到疲累,我仍傻傻地在快傍晚時去兩個不同的醫院給三個因癌症快過世的人聖職祝福。不只我精疲力竭,更糟的是,最後一個人並沒有從我身上得到什麼。這些就是沒有按照智慧和秩序而做的事。那一天我試圖跑得比我的體力還快。若我能分在兩三天中給予這些聖職祝福,情況會好很多,我也會有較多的同理心和精力。」

 

如果你沒有足夠的時間或情緒幫助你的朋友,讓他們知道你相信他們能夠從其他朋友、專業人士,或教會領袖身上得到支持。告訴你的朋友你可以在他們身上花多少時間並沒有錯。雖然通常我們不會這樣提供情緒上的協助,但你的朋友需要的不只是個情緒垃圾桶。他們長期的情緒問題會需要幾週或幾個月的支持。如果他們知道你能給他們的時間,是真的為了他們的益處而空出來的,他們會感謝你的誠實,並感到安全。

 

如何透過祈禱

 

你可能會擔心自己對於時間的掌控,可能會令人不愉快或得罪他人。但我向你承諾,當你對自己的時間及精力掌控得當時,比起超過自己的能力,你可以用較短的時間給予更多的支持。每個人的時間都很有限,如果你假裝給予朋友無限的時間和精力,就是對他們不誠實,這也會讓他們感到焦慮。有規則是好的,尤其是當你面對創傷時。如果你讓他們知道你可以和不可以做些什麼,他們不會因為占用你的時間而感到焦慮。以下是你可以說的話:「我很想去找你,但我現在只有大概20分鐘,我明天有一個小時的午餐時間,也許我們可以邊吃邊聊。」當然有時候會需要你立刻空出時間,但是要注意,不要認為自己可以只用一次冗長的對話解決所有的問題,這不但會使你,也會使別人筋疲力竭。當你提供愛和關心時要注意自己的極限。

 

與正經歷痛苦的人共處很難,但如果你獨自承擔就更不容易了。當你支持朋友時,可以尋求你先生的支持。你不需要告訴他,你的朋友正遭遇的細節,但當你聆聽朋友訴苦後,感到無法負荷,讓你的先生安慰並支持你。讓他知道你並不是在責備他或翻舊帳,只是你需要理解朋友的感受而觸動心中敏感的地帶,你只是想要給他們關心和支持。

 

他們的故事可能會讓你害怕世上沒有忠誠的婚姻存在。如果你真的有這種感受,你必須重新調整自己,看看自己為自己的婚姻做了什麼。當然,你的婚姻因色情受影響,但這並沒有摧毀你和你先生。你們都克服了這些問題,沒有人能拿走這安全的根基。當你感到軟弱時向先生求助,你也會再感受到平安和合一。

 

你可以在不失去自我的狀況下,和朋友一起面對痛苦,特別是當你知道如何以真正的同理心來聆聽。布倫·布朗Brene Brown醫生的書「我以為是我的問題(但卻不是)」中他提到教養學家泰瑞莎‧衛斯曼的同理心的四個特質:

 

  1. 用別人的角度看世界──你必須將自己置於一旁才能透過我們親愛的人的角度去看見。
  2. 不論斷──當你為別人的情況下定論,你的經驗會大打折扣。論斷是一種保護我們不受痛苦影響的方式。
  3. 去了解別人的感受──我們必須先熟悉自己的感受才能去了解別人的感受。但是,這也必須將自己置於一旁才能透過我們親愛的人的角度去看見。
  4. 傳達我們對別人的感受的認知──不說:「至少你…」或「也許可能更糟…」可以說:「我曾經經歷過,這一定很難受。」或「聽起來你現在正面臨困境。還有什麼想和我分享嗎?」

 

當我們以同理心聆聽朋友和親愛的人,我們可以在與他們溝通的同時,又能保護自己。若我們遠離這四個同理心的特質,我們更容易受影響而失去重心。

 

你的朋友會察覺你是否真心支持。你可以為他們做點什麼,但要確定自己有必要的能力、支持,和同理心,在他們需要你的支持時長久持續下去。要知道你也許無法給予他們尋求的平安。但你是一道黯淡的光,指引他們平安地回到港灣,讓世界的光為他們帶來「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原始文章由Geoff Steurer所寫,在ldsmag.com張貼,標題為《Your Hardest Family Question: How can I listen to my friend’s marriage issues without getting emotionally invested?

(Visited 9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