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放心」這兩句話在經文中出現過很多次。總會大會中,關於此主題也有著各式各樣的演講,無論是強調「如果有信心,一切都會過去」、「保持積極正面」、「以喜悅面對人生的挫敗」等等。這樣的教導雖然清晰易懂──但若你真的受焦慮症所苦,說的總比做的容易。

根據美國焦慮症與憂鬱症協會統計,光是美國就有約18%的人口,也就是四千萬人受焦慮影響。這表示許多教會成員也因焦慮症而痛苦度日。我們的宗教雖然強調選擇信心和喜悅,而非恐懼和憂鬱,但那些對於面臨焦慮症,而無法做出選擇的教會成員們而言,可能會因這出自好意的一句話「加油」,而感到孤立和沮喪。這當然不是先知們的初衷,那麼先知知道對於焦慮症的教導是什麼呢?

 

一點都不可恥

許多人受精神疾病摧殘時,常常會認為是自己的錯。我自己也曾經歷過焦慮和憂鬱,所以我對於這種認為因為自己的弱點,或不配稱才受苦的感受與負擔非常熟悉。我們很輕易地看看四周那些過著正常生活的「大人」們,然後感覺自己真的失敗透頂。像雪球滾來般的焦慮和罪惡感,只會讓自己更難面對。

傑佛瑞‧賀倫長老的演講,「好像破碎的器皿」中他向我們強調:「不管這些疾病有多使人困惑,卻都是塵世生命的真實面,所以患有這些疾病就跟罹患高血壓或突然發現惡性腫瘤一樣,不應該感到不好意思。」

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會面對獨特的挑戰,我們不需要因為在這迷失的世界中,遭受自然的生命挑戰而感到羞愧

 

從別人的榜樣中學習

焦慮症會讓人感到特別孤立。你的家人和朋友可能無法理解你正經歷的一切,或不知道如何支持你───甚至,像我一樣,你的焦慮使你無法接近任何人,或向他人訴苦。因為表達情緒好像太令人畏懼,太令人痛苦,或者是你擔心別人會論斷你,甚至在祈禱時向天父和救主訴苦也變得很困難。

但是,就算你無法和別人對談,你還是可以從他人身上尋找靈感。教會裡裡外外的許多重要人物,都曾在對抗精神問題時,仍舊過著有意義有目的的生活。賀倫長老提到「林肯、邱吉爾,以及喬治‧斯密長老;斯密長老在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第八任先知暨總會會長、受到世人敬愛之前,曾有數年時間一直在和反覆發作的憂鬱症對抗。」

有些人會想:「但我怎麼可能像林肯一樣?」向他人學習的目的並非與他人比較,而是提醒自己不要忽視自己的潛能。無論你的狀態多糟糕,你仍舊可以做許多好事,而且你也能以正面積極──甚至在不經意之中影響許多人的生命。

我傳教時曾經因跌倒嚴重摔傷我的手臂,當時我什麼都做不了。不論做任何事我都需要我同伴的幫助──早上幫我起身下床、餵我吃東西,甚至幫我刷牙。我感到很羞恥,覺得自己很沒用,我擔心自己會成為傳道事工的阻礙。

但我從這經驗中學到了很有價值的一課。受傷這件事是在我的意料之外,雖然這使我無法做任何我想做的事,但也使我變得前所未有的謙卑。當我的同伴因承擔更多責任,為我服務時,我看到她的銳變。同樣的原則也可以用在焦慮症上,雖然過程非常令人挫敗,但面對精神疾病的努力也可以造福他人和自己。

 

尋求忠告

在主中對抗精神疾病

「如果情況持續惡化,要尋求信譽良好、受過合格訓練、具有專業技能和良好價值觀之人的忠告。要誠實告知你的病史和你的困難。藉著祈禱,理智地思考他們給的忠告,以及他們建議的解決方案。如果你得了盲腸炎,神會希望你尋求聖職祝福,取得最好的醫療照護。情緒障礙也是如此。我們的天父希望我們運用祂在這個榮耀福音期提供的所有奇妙恩賜。」──傑佛瑞‧賀倫長老

在艱困的時刻中,和你信賴的朋友、家人,或聖職領袖聊聊是件必要的好事。在我最糟糕的時刻裡,專業輔導實在不可或缺。雖然每個人都可以同情地聆聽,但那些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士,可以幫助你學習如何面對你的病狀。

我曾經長時間地將專業協助拒於門外,因為第一,我不確定我自己有沒有問題,而且我不想要抱怨,第二,對於自己需要這樣的協助感到羞恥,第三,對於未知的一切我感到很焦慮和恐懼。請不要等到你的精神狀況已經非常危急時才尋求幫助。我很支持治療和輔導,而且我會向所有人推薦──因為我們偶爾都需要一些精神健康的協助,無論有沒有精神疾病都一樣。

 

照顧自己

當約瑟‧斯密在翻譯摩爾門經時,主指示他「不要比提供給你的力量和工具跑得更快或工作得更多」(教義和聖約10:4)如果神的先知都需要練習如何照顧自己,我們也都一樣要學會這個原則。

注意自己的感受,聆聽賀倫長老的忠告:「要注意自己和其他你可以給予協助之人的壓力指標。就像你的汽車一樣,要留意溫度是否過高、速度是否過快、油量是否不足。你若『因體力衰竭而導致憂慮」,就要作必要的調整。疲憊是所有人的共同敵人,所以要放慢速度、好好休息、充充電、加個油。醫生都對我們保證,要是我們不願花點時間維持健康,以後就一定得受疾病之苦。」

多馬‧貝利長老的演講:

「就當簡樸」中提到他和他的妻子受壓力和焦慮襲擊時:「我們會開車到離我們家只有幾哩遠的一個地方,暫時鬆一口氣、拋開煩腦,聊聊天,並給予對方精神上的安慰。我們去的地方是華騰湖。那是個美麗的小池塘,四周皆為樹林所環繞。…華騰湖是我們暫時歇憩、省思和獲得痊癒的特殊地方。也許,有部分的原因與它的歷史有關,因為梭羅曾在這裡努力過了幾年與世隔絕的日子,華騰湖讓我們對簡樸的生活充滿了希望,並讓我們煥然一新,擺脫複雜的滾滾紅塵。」

貝利長老提到了兩個原則幫助我管理焦慮:給自己一點時間和讓生活簡單化。這些事在焦慮以責任和罪惡感壓迫你時更難做到。當我除去生活的混亂,和給予自己時間和空間休息時,我發覺現在我是個更好的妻子、母親、朋友,和鄰居。這麼做會讓你更能為周遭的人服務。

 

倚賴救主

任何人或遭遇病痛的人,可以得到的最重要的幫助就是贖罪。救主提供了精神疾病最後的寬慰和醫治,因為祂已承受了「各種痛苦、折磨、試探…這樣祂才能了解如何救助他們。」(阿爾瑪書7:11-12)

達林‧鄔克司長老是這樣談論救主的:「耶穌不僅治癒了許多人身體上的疾病,祂也不吝於治好那些前來求助、患有其他病狀的人,使之「痊癒」。馬太記載說,祂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馬太福音4:23,9:35)。許多人跟著祂,祂把所有患病的人「都治好了」(馬太福音12:15)。的確,祂不僅醫治人們身體上的病痛,也醫治情緒、心靈或靈性方面的病症;祂治癒他們每一個人。」(祂醫治擔負重擔的)

這表示那些有精神疾病的人可以在今生找到醫治嗎?世上的藥物和面對精神疾病的方式,總是無法減緩我的焦慮和憂鬱。這些時刻中唯一能解救我的恩典,就是對祈禱、經文、聖職祝福、和去聖殿的依賴。但就算我已做了這些,我的病也沒有因此突然消失。鄔克司長老教導我們「時是藉著醫好我們的疾病,或是解除我們的重擔來『治癒』我們,但有些時候,則是藉著賜我們力量、理解力或是耐心承受加諸身上的重擔,來『醫治」我們。」

當你跟隨賀倫長老的教導,你可以找到力量和耐心,也能夠更加理解「忠信地實行經過時間考驗,能將主的靈帶進生活的宗教習慣。尋求對你的屬靈福祉持有權柄之人的忠告。要求並珍惜聖職祝福。每週領受聖餐,緊緊守住耶穌基督的贖罪那能使人成為完全的應許。要相信奇蹟。我曾多次在所有跡象都顯示希望盡失的時候,看到奇蹟的發生。希望永遠不會消失。如果奇蹟沒有很快地或完整地來到,或似乎根本不會來,要記住救主自己受苦的榜樣:如果苦杯沒有被移走,就堅強地喝下去,並相信未來會有更快樂的日子。」

藉由我的經驗,我可以說這黑暗的日子已經結束。雖然這結束並不是一眨眼就發生的事,而且也持續了一段時間,但暴風雨中還是存有寧靜。我們也許不能完全了解,為什麼我們今生會在焦慮症會其他精神疾病的挑戰中徘徊,但我們可以放心地知道,神和我們在一起。當我們繼續對贖罪和先知的話堅信不移,就像使徒保羅說的:「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後書12:9)

 

先知的話曾否幫助你在面對精神疾病時找到安慰和力量呢?請在留言和我們分享。

 

原始文章由Holly Black所寫,在mormonhub.com張貼,標題為《What Have the Prophets Taught About Anx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