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在教會討論到「守安息日為聖」這個主題時,我總是感到有些煩躁。最近教會特別強調了安息日的重要,我知道這並不是要讓人感到罪惡,但有時候我會想,又來了。我又無法達到標準了。有時去教會我還會遲到。我不覺得我自己可以整天都專注在對的事上。我不是每次在教會時都感受到強烈的聖靈。大概每兩個禮拜我也會在聖餐聚會中打個幾分鐘的瞌睡。

並不是每個星期天都這麼完美、這麼充滿聖靈,這麼平靜安息,我們很容易覺得自己在守安息日為聖上總是無法達到我們心中的標準。我知道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必須費盡千辛萬苦才能真正守安息日為聖──所有東西都必須保持整潔,我自己也得到充分休息,充滿「安息日思想」整整24小時,至少讀經文一個小時,每周找到可做聖殿事工的100個名字之類的。

但我不需要這麼做,你也不需要。

背負著自己該如何守安息日為聖的期待(這些期待有時卻難以實現)──甚至是任何遵守誡命的期待──超越了教會領袖和神的教導,只增加了我們的負擔,並奪去服從的快樂。主的方式並不是完全注重於我們個人的意志和決心,反而「藉著微小而簡單的事能成就偉大的事,微小的方法在許多例子中都使聰明人羞愧。」(阿爾瑪書37:6)就像遵守每個誡命一樣,這項原則也可以用於守安息日為聖。

 

一點一滴累積神聖

其實不需要費盡心力就可以守安息日為聖,將安息日崇拜當作添補油燈──就像十個童貞女的故事中的那種油燈一樣。一點一滴累積神聖,如果你願意的話,它可以一周又一周或一年又一年地累積。準備去教會時可以想想有什麼值得感謝。你已累積了一滴油。在教會開始前用三分鐘研讀聖餐祈禱文。又累積了一滴。領受聖餐時默禱感謝救主。再一滴。點滴累積雖然不多,但這些簡單的事物可以增強我對耶穌基督的信心,也讓我更渴望在安息日將我的心轉向祂,每一點努力都值得。

最近在某個星期天,上禮拜我錯過了聖餐聚會。當我走進教會的門口,期待的心情湧上來,那時我才理解──我想念來教會的時光。我錯過了添補靈性油燈的機會。回頭看看上一周,我看得出自己的靈性油燈已經不夠了。我無法好好面對壓力,而且很易怒和被冒犯。回到教會就像喝水時才發現自己口很渴,我可以感受到聖靈溫暖的歡迎環繞著我。

當我沉思時,對於上星期沒有來教會覺得有點罪惡感,守安息日為聖的誡命其實就是神祝福我們的機會。誡命並不是神設來讓我們打破的,祂也不會在我們不完美的時候等著處罰我們。守安息日為聖的誡命讓我們每周有機會──一點一滴累積──用一生練習歸向祂,並變得更像祂。每一個努力,無論成敗都是慈愛的天父所喜愛的。理解了這件事之後,那個星期天當我領受聖餐時,我感覺特別不同。

安息日是聆聽神的聲音的一天,我們不該聽自己的聲音訴說自己有多不夠好,什麼事都做不到。我們可以做自己微小的部分,每周一小滴燈油,要知道神接受任何轉向祂的最微小的努力。聖餐的水杯完美地提醒我們,耶穌喝了整杯苦杯,為我們的罪、痛苦,和憂傷付出代價,我們才得以回到神面前。祂並不是要讓我們感到罪惡才服從(「看看我為你做了什麼!不要再抱怨了,快打起精神來!」)祂只想要我們喝我們的那一小杯──每天每周都去做微小的事來遵守誡命並守安息日為聖──心懷感恩並理解,到最後,祂讓一切都變得可能。

 

原始文章由Ariel Szuch所寫,在lds.org/blog張貼,標題為《Sabbath Worship Drop by Drop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