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清醒的大學

每一年,楊百翰大學都被普林斯頓評論評比為美國「最清醒的大學」。這是第十六年此大學被評比為全國最無酒精的學校,而且值得注意的是,他們以此排行為樂。該校的學生不需酒精來找樂子。他們是相當具有創造力的一群青年,並知道如何不用會失態、頭痛,或其他因酒精帶來的麻煩找樂子。每天起床時,他們會記得他們前一天晚上做了什麼,而且知道自己擁有對自身行為的控制力。這讓他們避免因在酒精的影響下做出的愚蠢選擇摧毀自己的未來(甚至避免死亡)。

許多青少年,甚至大人,認為不喝酒就無法玩得盡興。但當你努力善待自己且知道你自己的高貴身分時,就會發現根本不需要喝醉或從事不道德的行為就可以玩得盡興。守舊式的玩樂花費不多,而且,長遠來看,有更多益處。後期聖徒青少年(正式名稱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在年輕時就已學到如何在單純的場合中玩得開心。

 

沒有喝酒真的可以玩得盡興嗎?

我還在念大學時,一個朋友告訴我,他不了解我身為摩爾門成員的這些規則如何讓我快樂。雖然當時我才成為教會成員不久,但我一直都避免喝酒,而且我享受單純的玩樂方式。我提到我搭過一次乾草馬車,在馬車上的每個人都跟著會談吉他的人一起唱著歌。他不覺得這聽起來好玩,但是我告訴他,我那一個週末的娛樂並沒有為我帶來宿醉,或像他一樣在隔天感到難受。我隔天清晨起床,然後接著參加下一個娛樂活動。

不用喝酒的玩樂需要一點計畫和創造力,但這也是玩樂的一部分。後期聖徒青年們和年輕成人聚在一起計畫下一個活動時,他們獲得更多社交機會。楊百翰大學的學生是純淨娛樂的專家:觀看世界最大水球戰的影片。承認吧───你也想要玩這個。沒有人喝醉,這個活動沒有變得一發不可收拾,沒有人受傷,被殺害或被逮捕。他們玩得非常盡興。

楊百翰大學有另一個活動我覺得看起來有點怪異,但是很明顯地,學生們玩得很愉快,特別是喜歡運動的人可能會非常喜歡。這個叫做悠波足球。悠波球將人們變成倉鼠一樣,他們在一個聚大透明的球中奔跑。倉鼠的悠波球在1970年代時就有了,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十年,人們開始將這個球用在人類上,我猜,倉鼠們不能自己享受這些玩樂。1990年代,有人稱這個球為悠波球,並創造了悠波球經銷權。人們爬進球內,然後在平地或小山丘上轉動。

後期聖徒青年找樂子 的方式既健康又安全在楊百翰大學,學生們將悠波球當作運動來玩,用悠波球來當足球。你在進行這個活動的時候,絕對不會想要喝醉,因為這有點危險,所以在一個有完全清醒名聲的學校玩這個是最安全的。

新聞上常三不五時出現快閃族的新聞,這些新聞常常伴隨著年輕人欠缺紀律或欠缺尊重的評論。這些快閃族有時候會有毀滅性的行為,但是有另一種快閃族的出現了,後期聖徒非常喜愛這一種快閃族。他們去到某個地方(獲得准許)然後用音樂和乾淨的舞蹈娛樂帶來驚喜。舞蹈有時很複雜,有時很簡單。後期聖徒青少年喜歡跳舞,雖然有些人不是很會跳,但他們有個簡單的步驟讓每個人一起跟著跳。網路上有個相關的影片,這是由大人組織計畫的活動,但是他們也讓青少年教導他們的同伴們這個舞蹈。他們用整個夏天的時間來熟悉這個舞蹈,這個影片已經被瘋狂轉載。記得點看「花絮」來看他們怎麼開始這個活動的───看起來很容易,其實不然。

當然,不是所有的玩樂都是有計畫的。後期聖徒青少年隨興地聚在一起玩桌遊、看電影、練習舞蹈、一起做晚餐,甚至做些服務計畫。他們做服務計畫時,不只是沒有宿醉地起床,他們起床後對自身的感覺更好了,因為他們記得自己昨天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試試看。問一些後期聖徒青年你能不能和他們一起享受純淨的娛樂。以敞開的心參與,讓你自己看看沒有麻煩的玩樂讓你感受如何。一旦習慣了,你可能會發現以前玩樂的方式沒有重點,而且也不像以為的那樣令你滿足。畢竟,誰想要放棄控制他們的心思和行為呢?保持控制───喝杯巧克力牛奶,就像楊百翰大學學生一樣,慶祝身為全國最清醒的學生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