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女人…在醫生手裏花盡了她一切養生的、並沒有一人能醫好她,她來到耶穌背後、摸祂的衣裳繸子…」

 

我清醒地躺在黑暗中,絕望快讓我窒息,腦中暴力的思想加劇。我感覺自己又更陷入了混亂的情緒,墜落正在向我招手。

 

我知道我需要他的幫助。我的丈夫是個淺眠者,當我輕聲地叫出他的名字,他立刻回應了我。

 

我說出了一句從未想像過自己會說的話──「我需要你的幫助。我想自殺。」他跳起身來,把檯燈打開,轉過身來看著我。「你剛說什麼?」

 

我們已結婚了很久。他對我很了解,也比世上任何人都愛我,但他不知道我心裡所面對的黑暗深淵。我累了。我並沒有告訴他我正經歷的一切,不是因為我認為他不會支持我,而是我害怕說出這句話,我也對此感到羞愧。

 

我的自殺謬論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衝突。我是個心智堅強的人,但我卻無法脫離這黑暗。我對基督和祂的計畫有極大的信心,但我痛恨自己。我相信永恆的存在,但我現在感到無助,而我的過去也微不足道。我相信愛的存在,但我現在只能看到暴力。

 

有件事我堅定不移地相信著,那就是死亡是迎接生命下一個階段必須的步驟。我不害怕死亡,死亡會是個甜蜜的解脫。

 

就我的情況來說,我對死亡的感受並不是件好事。我想像自己已經死亡以及死亡的方式已經不下數千次。

 

我做了一切我知道該做的事。多年前,當我看見心中的黑暗時,我尋求了諮商,也學習到如何避免被黑暗籠罩。我每天都讀經文和祈禱。我一星期至少去聖殿一次。我會去教會,而且也有召喚服務。我會做我的家庭探訪,我找到一個無論天氣好壞都會陪伴我到大峽谷走走的朋友。

 

我並沒有被霸凌或迫害,我們沒有財務危機,我們的婚姻很穩定,我們過著快樂的生活、我和家人和神的關係很紮實,我的工作充滿目標,我擁有少數人擁有的自由。

 

但每一陣子我都會感覺自己的人生飛機在一萬五千公尺的高空爆炸,我盡全力緊抓著安全帶,但這股衝擊力似乎可以將我拋出機身。

 

無論這些悲慘的衝力如何與我拉鋸,我在這些黑暗的時刻,仍然緊抓住生命。我站在快潰堤的黑洞邊緣,帶著微笑試圖輕鬆地面對每一天。

 

但這一次,我的情緒無法負荷。心裡那個理性的自己和情緒化的自己開始戰爭。這使我不知道究竟誰會勝利,我甚至不在乎誰贏。

 

通常當魔鬼的聲音向我吼叫,要我終止一切,我會細想神在我生命的恩典,或者我會盡力尋求祂──讀經文、祈禱,和去聖殿。祂是我的導師。我的生命充滿祂的慈愛和恩典。

 

但那一晚,我快窒息地躺著,我知道這一次光靠細想神的恩典不足以讓我生存。

 

我的丈夫給我一個祝福。他問我很多問題,好更了解我,他奉獻了我們的家,我們一起祈禱。

 

與他談話幫助我認清我的痛苦,情緒和心理糾結浮上檯面。流產和產後的賀爾蒙失調加劇了我的憂鬱症。雖然流產並不是最近才發生的事,但卻是我經歷過最痛苦的流產一周年。我還未完全復原。這一年對我來說真的很黑暗。

 

我這一生的目標就是成為一位母親,無法成為母親使我失去生命的目的。我內心最深處感到心碎和背叛。這些感受因失去平衡的憂鬱而成了自我厭惡、絕望,和暴力的火山爆發。

 

我們聊到睡著。我又活過了一個晚上。

 

隔天早上我感覺好怪異,我覺得自己好像赤身露體著,我的感官似乎可以察覺到每一個心跳,我虛弱地活著,我活生生地感到脆弱。

 

「當​我們​心情​沮喪,​打算​回去​時,​看​啊,​主​​安慰​我們,​並​說:​…​耐心​忍受​你們的​​痛苦,​我​必​賜​你們​成功。」

 

溫柔的慈悲──如果我願意看見

改變習慣

我準備好上教會。我曾感受過很多贖罪的醫治和穩定力量,我從未錯過領受聖餐。領受聖餐使我遠離墮落。聖餐讓我能搭一座橋樑,使我的理智與那不定時炸彈重新連結。聖餐能掀開黑暗的覆蓋,讓我暴露於陽光中。

 

在教會時,主使許多人告訴我,我需要聽到的話。有個孩子向我表達他的愛和感謝。有位女士告訴我,我總是盡全力做我的事工,她想讓我知道,我真的帶來了好的影響。

 

那天晚上,我們參加了家庭慶祝聚會。我覺得我偽裝得很好,但我的一個妹妹緊盯著我,最後把我逼到廚房問我到底怎麼了。我卸下了防衛,告訴她我面對的困難。

 

我是家中最年長的孩子,雖然我的生活很透明,但我總是覺得我「必須成為我手足的榜樣」,所以我未曾和我的家人分享過這些苦楚。她流著淚告訴我她愛我,然後問了一些可以更理解我的問題。其他兩個妹妹注意到我們在喧鬧中的秘密談話,立刻前來關心。

 

我妹妹說,我的那些感受並不是我,而且也不會決定我是誰。而我決定向前邁進的決心顯現了勇氣和對神更增強的信心。這個談話中充滿了關心和希望,真誠和愛。

 

從這些人身上我聽見神在和我講話。祂想告訴我,只要我願意,我的生命可以充滿意義和價值。

 

祂將我拉回飛機裡,祂修復了這架飛機,我感到身心俱疲,但同時也感到更有力量。

 

幾周之後我接受另一個事工。被按立時,我被應許「當你遵守聖約,你光明的靈魂將為他人帶來影響,你所有的疑問都能得到解答。」所以我開始為特定的疑問找尋答案。

 

對光的渴望

二十年前,我在經文中寫下朋友在聖餐聚會中,分享了泰福‧彭蓀的一段話。「有時候,你就是必須咬緊牙關、支撐下去,直到魔鬼無法得逞,知難而退。…從事高貴的義舉,即使有時沮喪、灰心的烏雲籠罩,終會突破難關,重見陽光。」

 

我渴望光。我們搬出了像山洞般的黑暗公寓。一切簡單化了。我主動地完成想做的事,這為我的自我認知帶來了意義。我尋求賀爾蒙治療,我持續地做著那些以前都會做的好事。

 

「那吩咐光從黑暗裏照出來的 神、已經照在我們心裏、叫我們得知 神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面上…

 

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

 

六個月後,我又懷孕了。雖然那天我的丈夫在別的地方工作,生日的夕陽還是特別光亮美麗。我的狗卻不討喜的一直要求我的注意力,特別黏人。

 

突然之間,熟悉的痛苦從我身體裡爆發。我又失去了寶寶。

 

與「自殺邏輯」抗爭

與自殺對抗

在這兩天內,我只能用奮力保持清醒來形容,黑暗像海嘯般撲來,拉著我進入深海裡。

 

我啟用了自動導航模式。起床。努力游出暗流呼吸。然後再被拉進水中。工作。腳踢著水奮力游過撲來的海浪才得以呼吸。再被拉進水中。回家。想辦法度過漫長的夜。再重複。

 

我沒有發現自己身處險境,直到有一天在公司,有個女生跟我說她女兒最好的朋友自殺了,留下了她的丈夫和兩個小女兒。

 

我第一個反應是:「你是認真的嗎?!為什麼要跟我說這些?」但我說:「太令人難過了。不知道她經歷了什麼痛苦。」我那傷心至極的朋友說,那個女生服的藥加重了她想自殺的念頭,她的家人認為這就是她自殺的原因。

 

不可思議的是當我在悲慘的深淵時,仍舊聽到無數個自殺的故事。之前這些故事都能幫助我看見那些自殺的人周遭的人受的苦。他們讓我知道還是有希望,而且就像以往一樣,我還是可以度過難關。

 

但這次很不一樣。這次我感到洶湧的憤怒。憤怒的原因是因為我還在這裡受苦而她卻解脫了。

 

我受夠了。

 

當我在等回家的火車時,我已瀕臨崩潰點。

 

我感受到加劇的絕望、憤怒、自我厭惡,人生還有什麼意義呢?人生還有什麼目標呢?我就像車窗上的小蟲那樣無助。我站在黑暗的房間裡,上千個憤怒惡毒的聲音正對我尖叫,辱罵我,憎恨我。

 

然後我要搭的火車拋錨了。太扯了!

 

我身上只剩下我的日記和手機。我實在不想要面對我的感受和想法,也不想跟任何人說話,所以我麻木地、盲目地和暴躁地開始滑起臉書動態。

 

「你將我投下深淵、就是海的深處.大水環繞我.你的波浪洪濤、都漫過我身。諸水環繞我、幾乎淹沒我.深淵圍住我、海草纏繞我的頭。地的門將我永遠關住…我心在我裏面發昏的時候、我就想念耶和華。」

 

救主提供的生命線

耶穌再次來臨

我相信救主在我們需要的任何時刻都會伸出援手,特別是危機的時刻。但是我們有時候會看不見祂、感受不到祂、認不出祂的手,不理解祂給我的幫助。

 

令人驚訝的是,就當我心中的暴力逐漸上升時,我碰巧看到一則動態,一道光照進黑暗的浪潮。我差一點就忽略地滑過了。

 

我定睛看著一段約爾‧歐斯汀的一段話。

「我們勝敗取決於我們的思想。如果你認為已無可挽回,那就已經無可挽回了。如果你覺得這已超越了你的極限,那事實就是如此。你必須改變你的思想。你必須知道任何抓住你,任何使你無法向前的障礙和限制都只是短暫的。」

 

然後我讀到了一段馬利的話:「忘卻你的痛苦,再試一次。」

 

我開始浮出水面。我感覺我的臉浮出海浪。我呼吸著。

 

「當你發現你懷疑自己究竟能走多遠,只要記得你已經走了多遠。記得你面對過的一切、你打贏過的勝仗,還有你克服過的所有恐懼。」

 

馬克·陶謝克的書寫到「我們必須接受心碎才能成為真正的人類。我們若不曾受過傷,就不 懂得如何去愛。那些在靈性上赤身讓人看透的人,才是俯看全貌的人。先知穆罕默德說:『讓你心中的傷痕被看見。』『因為這些疤痕人們才能找到愛。聖書鼓勵我們就自己赤身露體──使我們能夠在炙熱的挑戰中燃燒,進而成為完全。』」

 

我從未想過臉書上朋友的發文會拯救我。第一段話在我最後的理智中顯現。我在日記中寫下這段話。寫一些東西也減輕了我瘋狂的思慮。

 

然後一個伴隨著一個而來。我從未看過這幾段話。在這樣的時刻貼出這樣的文對我來說是個神聖的巧合。

 

在我讀了並寫下這些談到赤身露體的燃燒才能成完全的這些話,我的頭靠在火車上哭了起來,然後我開始禱告,不斷地禱告。

 

「我遭遇患難求告耶和華、你就應允我.從陰間的深處呼求、你就俯聽我的聲音。我說、我從你眼前雖被驅逐…我心在我裏面發昏的時候、我就想念耶和華。我的禱告進入你的聖殿、達到你的面前。」

 

「事情​是​這樣​的,​主​以​祂​的​​靈​​眷顧​他們,​並​對​他們​說:​寬慰​吧。​他們​就​感到​寬慰​了。」

 

我心中的某部分改變了。我人生第一次發覺自殺的選項不存在。

 

耶穌基督是我的救恩。我在理智中將信心的根基建立在祂身上。當我的風暴來臨,不知怎麼的,我的靈魂的一部份緊抓著這根基。當我被痛苦的打擊,我差一點就放了手,耶穌基督在我的風暴中伸手拯救了我。

 

「因為,​看​啊,​我,​神,​替​全人類​​承受​了​這些,​他們​若​肯​​悔改​就​可以​不​​受苦…那種​痛苦​使​我​自己,​甚至​神,​一切​中​最​偉大​的,​也​因​疼痛​而​顫抖…​身體​和​靈​都​受苦…然而,​願​榮耀​歸於​父,​我​飲​了。」

 

你不孤單,所以你不需要孤單的面對

 

每個人的人生旅程都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挑戰。

 

但有些事卻有共同點。黑暗會蒙蔽我們,以震耳欲聾的聲音向我們大吼。恐懼讓人窒息,扼殺我們微弱的光,控制我們。

 

向外求援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一步。向對的人請求協助,雖然他不知道要怎麼幫助我,但聖靈帶領了我們,使我們的家庭都能受惠。

 

看見他對我的痛苦的反應和態度使我在自殺前止步。但如果我沒有向外求援,跟隨著那股衝動,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看到他的反應。

 

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方式可以形容我每天經歷的恐懼。我只想要停止痛苦。我們總是比較容易看到別人的優點和才能,但漸漸地,我們再也看不見別人,因為我們只看見支離破碎的痛苦、黑暗、失望和沒用的自己。

 

但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有光──基督的光。因為救主為我們流血,希望才能存在──無論是在黑暗中的光,或是永恆的光。

 

「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原始文章由Delisa Hargrove所寫,在mormonhub.com張貼,標題為《Saved From Suicide

(Visited 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