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信故事

耶穌基督,我們的救主我出生於良好的父母,他們愛孩子並且了解他們的需求,用各種方式來使他們受良好的教育。我們的家庭有豐沛的愛。過去幾年我參加了好幾個不同的教會聚會, 可以說自己並不是一位傾向宗教且對宗教著迷的人。我的祖父母在這兩方面可稱得上是聖徒,他們非常的虔誠和尊重信徒。我想世上應該再也找不到像這樣的人。 就讀國中時 ,我開始對參加教會聚會感興趣,因為我的一些朋友們是教會的成員。那是當地基督的教會的聚會所,我也曾在當地洗禮並且是由一位牧師為我施洗。我和他們的青年一起出遊且玩得很開心。但我總是感覺到在那理似乎少了什麼。我感覺除了社交應該還有更重要的東西。

 

接下來的幾年,我結交了不好的朋友,並且吸食大麻,還有稱之為 「娛樂」的毒品。我不再參與教會的活動,沒有任何一位稱之為我的朋友或是牧師發現我為什麼不再上教會。 1971年的冬天,我衍然成為一位典型的嬉皮士,我參與吸食毒品、搖滾樂以及不道德的性罪。我曾因為自製大麻被補判刑入獄一年。在內心深處,我不是一個壞人,只是因為染上壞習慣。我對於他人也是很敏銳的。(就和你一樣的敏銳,在毒品的影響下及朋友他們自己不幸的習慣,以及自我為中心的60年代人生觀) 我並沒有對任何毒品上隱,但我並沒有明智而得體的選擇吃進我身體及放進我腦中的一切。 在我使用十次的LSD麥角酸二乙胺(迷幻藥的一種),我告訴我的朋友這藥物已經無法滿足我,並且也失去先前的感覺,他告訴我或許我尋找了錯誤的東西。結束對話之後,我還是’不清楚我應該尋找什麼,或許有一天他的所說的東西會出現。

 

有一天晚上,我和另一個朋友一起服用LSD,這次經驗都讓我們感到驚奇。丹和我感受到這藥物強烈的作用,並且我們兩個坐在廚房的桌子上彼此討論著。那一瞬間,我們同時深感驚訝的發現我們之間言語無法形容的變化。我們感覺到還有其他人在屋子內。LSD的藥效作用完全不見,反而是以一種非常有力且難以形容的力量所圍繞,我們兩位無庸置疑的感覺到一位高智能的人在現場,我們無法看見和聽見,但卻像是靈對靈那樣的對話。

 

我們第一個反應就是感到害怕,因為從來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不知道怎麼回事,有一種全身感受得到的愛和平安,確使我們知道我們不是身處危險。我只能把這種感覺形容成一個人非常深愛你並且給你一個非常大的擁抱的那種感覺。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丹和我經驗到一種智能的投入,一種純潔的知識,我們無從知曉。每十五分鐘我們其中一個會變成神的靈的傳話者,為祂說話和教導我們從不知的事情。更另人驚訝的是, 在對話的當中毫無遲疑的轉換也就是(從我們其中一個人換到另一個成為靈的代言者),另一人不僅只有相同的想法,在接下來的句子中有著類似的話語。這就好像電話機的插頭接到天上,掌控全由聖靈而來。就如我上述所說的,這樣的情形持續好幾個小時,我們感到很累想要休息,但卻因為太過興奮而持續著我們的對話。我們在餐桌上結束我們的對話,但透過聖靈,我們知道祂與我們在一起,使我們彼此談論,彼此教導我們從未知道的事。

 

談話結束之後,我們決定一起出去散步。那是印第安納州冬天的傍晚,地上覆蓋著積雪。當我們散步時,我凝視著了無生氣的小徑,我望上空中,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天上神的寶座的異象。當我興奮的大叫起來,丹目瞪口呆的聽著,靈告訴我地球以前就像是個非常大的水晶體一樣,但因人類的邪惡而玷污了地球,這水晶就好像大型的烏陵和土明一樣,這兩種物體是來幫助古代先知瞭解神的的奧祕。地球面貌對於我來說真的是新的詮釋,另一個特別的事件也是發生在我們散步的時候,我也獲得來自我的靈體和我智能旅程的奧秘,我沒有任何懷疑的相信,我今生以前居住在某處,並被派遣來到世上完成我的使命,至於是什麼樣的使命,我無從知曉。

 

真理必叫你得自由

那一晚也發生一件令我無法置信的事,我們非常喜愛的一張樂曲,已聆聽了無數次,但這次對我們來說卻有著全新的意義。無論是用象徵,數學或是音樂,我個人非常確信神會依我們的了解方式來教導我們。這張名為自由團體的唱片 「火和水」(這裡明確有經文的象徵性)。「真理得叫你自由」這句話一直不斷在我腦海盤旋。我並不知道這句話來自於哪裡,因為在我人生中從來沒有很熱衷於研讀聖經,但聖靈告訴我們要不斷的播放這張唱片,很特別的是有一首曲子叫做 「重擔」。

 

這首歌帶點笨重且蹣跚而行的曲風,就好像一個人用最後的力氣勉強拖著自己往前行一樣。這首曲是形容一個人在他的人生中選錯方向因而走向難以負荷的旅程,這都是由於他所做出選擇的後果。當唱針開始播出曲子第一個音符時,丹和我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壓力臨到,以致於我們倒在地上並且潸瀾淚下。這樣的情形一直持續到最後歌曲慢慢結束的時候,當那股壓力離我們身上而去時,我們才又再度的站起來且彼此對談。我們休息五分鐘之後,再度的聆聽那首曲子,我們的反應和先前的一樣,被指示要撥放這首歌曲無數次。每當音樂響起,我們所背負的罪就像是被減輕一樣, 這首曲子我先前就已經聽了無數次,但這次我聽到的曲子卻大不相同。以前我所聽到的曲子是這樣唱的「哦!我背負著重擔—-無法再度前行:而那是一條錯誤的道路」。 而現在我所聽到的卻是 「主,我背負著重擔…」令人驚訝的是:丹所聽到卻不是我所聽到的那樣。但我和丹都是在同時間感受到相同的經驗。

 

那一晚,當我們彼此討論這首曲子的同時,丹轉向角落的黑暗處,他彷彿看到一些藏在那角落的影子。這是丹的恩賜可看到這些不好的靈,而我無法看到。我們到每一個房間把燈都打開,好讓屋子能夠充滿所有的光線。當我們離開房間時,這些靈就會把燈關掉並躲在暗處,而我們走進的房間他們就會離開。這些靈不是要用此方法來分享他們的感受,但可以很確定的是,這屋子中的確存在著一個比他們還要高智能且特別的人。  在當時我離家一個多星期,我的家人根本不知道我是否還活著。當我回到家之後,我每天不斷研讀聖經。我的父母知道在我身上發生了一些奇妙的事情,但即使我試著解釋我所有的經過,他們還是無法置信。他們只是很慶幸我可以安全的回家。

 

摩門傳教士分享真理大約六個月之後,我有一天獨自一人在家,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傳教士來到我家門口。就我以前的個性,我是會立刻回絕他們的。但這次我卻對他們所要傳達的信息感到有興趣。他們向我介紹他們是教會的傳教士,他們是Atwater長老和Catmull長老。當他們教導我的那些事就是先前我已經從靈那裡學到了。我為這些我所聽到的信息感到很興奮,而長老再度教導的事深植我的心中。我想他們一定很驚訝我一直說: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在某些時候,我感覺到我需要邀請我的父母和我一起聆聽他們的課程,但他們很客氣的打聲招呼並在第一課的課程中悄悄的離開。我跑去找他們並告訴他們一定要聆聽這信息。從那時起,他們開始相信所聽到的並且也歸信於真理。在我洗禮一個月期間,我的家人也接受了洗禮,在我們開始被教導初期,Catmull長老就被調到別的地區,而Fisher長老接替他現在的位置來繼續教導我們。Fisher長老和Atwater長老讓我明白這就是主的事工和旨意。

 

有趣的事就發生在我的家人接受福音教導的期間,我的一位姊妹剛加入基督教會的聚會並且告訴他們有關於我正在接觸摩爾門教。所有看過我因吸毒,使用藥物過量,而在木材工廠被警方逮捕但現在卻被摩爾門教所拯救的人無不感到驚奇。 有一天晚上,我許久未見但卻為我施洗成為基督教會的牧師來到我的住處,我告訴他我確信今日還有神的真實的教會在地面上,擁有使徒和先知所帶領,並且和古代的教會一樣有著相同的聖靈的恩賜及奇蹟的發生。他所露出的微笑立刻收回,並翻開聖經新約,並指出經文上說到有關使徒的部分。他告訴我,使徒已不復存在,而古代的權柄也已消失,故神的力量和奇蹟是不會再發生的。當他指出所有的權柄和力量時,他提到洗禮,這讓我的眼睛為之一亮。

 

我問起他是否擁有權柄為我施洗一事,他說話結結巴巴,並且試著用其他方式來轉移話題。但我還是很堅持在這話題上,我的問話並不是很老練,故我直接且了當的問他:「你是否有真正的權柄為我施洗嗎? 這是我們所談論有關的永生。」他再次試著回答,但卻無法回答而轉身離開自此之後他再也沒有來拜訪我。 我時常在思考,他自己會如何來回答這樣的問題。 有一天晚上,當我和我全家人在為洗禮之前與傳教士上的最後一堂課,我爸爸的同事偕同一位牧師來到我家,這位牧師堅決說到摩爾門經已被竄改而不存在,以及不是原來的版本。我拿了一本摩爾門經給他並請他指出來。他以為我要傷害他,於是他往後退,不斷的說著摩爾門經已被竄改的話語。我再次拿給他並問他給我個例子,他簡單的說:「我不想碰這本邪書。」我從未看過我的父親移動速度是如此的快,他從沙發很快的走到最後一間,我以為他會抓這這位男士的領子,但他卻是站在他面前並用一種威嚴的聲音告訴他:「恐怕我要請你們離開現場。」他們沒有任何質疑的立刻離開。在這些人離開之後,他來回的踱步,從最後一間房到其他間房,最後他終於停下來並煩亂的搖了頭,他簡單的說到:「這當中一定有其特別的地方,要不然他們為什麼要這樣的反對?」他的這一番話道出他深遠的見解,以及證明福音的真理的存在性。

 

1971年尾我受洗成為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成員,我不斷找出許多自身的弱點,以及故事情節及在教義上薄弱的環節。我想我有幾次都成功的找出了細節及答案,因此我可以拿出許多豐滿福音的證據。 許多年過去,這些證據已非常清楚的顯示。但是如果我只是仰賴於證據,那我就是自欺欺人。我所知的真理已超越其所帶來的有力及明確的部分。我知道這是真實的,是因為聖靈在我心中作見證。除了聖靈以外是沒有其他事物可告訴你合謂真理,也沒有任何一項信息可以這麼深入且綿延不絕。所有其他的部分只是一個確切的證據而已。

靈魂深處的解答

唯有個人見證和聖靈的證實才有辦法使一個人完完全全的歸信。 我之前有提過,神用你所理解的方式來幫助你認識真理,祂運用比喻來讓那些只了解他的人知道,祂運用象徵來讓那些辨識出來的人看見。祂同樣也在我身上用相同的方式,雖然之後我才完全了解祂所代表的意義。之前所住的公寓也就是發生靈性美好的那一次,剛好是在斯密街。約瑟.斯密是今日發現復興福音的第一位近代先知。從這條街到幾條街之後有一條街稱之為泰來街.約翰。泰來也是教會的先知。 “火和水”的樂團名稱,意義為自由。它先前稱之為 “湧出的淚水”,也就是丹和我在那一晚經歷過的完整情形。雖然我的名字拼字不太一樣,但丹尼爾和史蒂芬也是聖經中的名字。 丹尼爾這名字的意思是 “神是審判者” 而史蒂芬名字的意思是 「皇冠」。

 

主在那一晚透過兩個人的嘴來證實經文中的應許,也就是祂派遣兩位傳教士到我家拜訪我一樣。fisher長老和Atwater長老的名字都有其經文的象徵性意義。 前生的存在、今生擁有骨肉身體所居住的靈體,及地球將成為烏陵和土明一樣的面貌的那一晚的教導,都和傳教士所教導的內容一致。 使我印象深刻的是,教導我的三位年輕傳教士都知道所有的答案。 你無法扭曲他們的觀念,是因為他們所教導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教義在各方面都是無懈可擊的。 他們不僅只是回答每個問題,但卻引出許多深沉且新問題,而這些你是從來都沒有想過或是從沒有獲得一個滿意的答案。

 

這些都不是普通的問題和答案。這些都和永恆父神與我們的關係有關的問題。教會所給予的答案是關於我們從哪裡來?為什麼來到今生?以及死後我們將去哪裡。這些都明確的使我們知道我們是從高貴血統傳下來神的子嗣,也就是神的兒女。故我們和難想像所有神創造在地球上的每個生物都是祂細數的子民。這教導了世界的原貌及神為何造人的因素。 真實的教會不僅教導了古代教會叛教及遠離教會的原因,古代先知們是擁有許多真理的知識。

 

除了上述以外,使我們知道神並不是一位不可接近及觸摸的神,反而是當祂的兒女尋求祂時,祂是會回答且聆聽他們。也教導了我們有關父神是希望我們能夠變得像祂一樣擁有永恆的特質、力量及智慧。這樣的教導並不是褻瀆神。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閱讀我這篇見證的人,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去聆聽傳教士們的教導(你的內心沒有先下定論及偏見時),並祈禱他們所教導的真理,並讓神可在你心中作見證。如果你真誠的祈禱,你將會知道聖靈是不會撒謊騙人的,祂會使你心中感到平靜及溫暖,也使你知道真理的真實性。當基督和門徒往以馬忤斯路上,「我們的豈不是火熱的嗎?」藉著這相同的道理,我們可以知道真理。 願神祝福你們,使你們最後都可進入神的羊圈。

 

(Visited 8 times, 1 visits today)